9、09(第1/3页)
    ()    骆虞的身体一片滚烫,连指尖都染上绯色。

    浑身都被池穆的味道包裹着侵蚀着,他握紧了洗手台的边缘,遏制了险些脱口而出的喘息。

    “我当然……明白。”

    骆虞说的很吃力,竭力的保持着理智。

    他的鼻尖覆着一层薄汗,眼底的薄雾像是柔软的纱,却遮盖不住眼里的亮色。

    “但是那又怎么样?”

    就算是完契合,就算是无可抵抗那又怎么样。

    骆虞说的笃定:“清醒才是常态,池穆,我知道,你的想法和我是一样的。”

    既然是人,既然有理智,怎么可以向本能屈服。

    骆虞信任池穆,不仅仅是觉得他很克制,而是他也知道,池穆不把基因匹配当□□情的标准。

    在骆虞的世界里,如果要和一个人在一起,那么一定是出于爱意,而不是所谓的基因。

    就像此刻,他和池穆贴的这么近,他们彼此渴望,彼此需要,彼此相吸,但他知道,他不爱池穆,池穆也不爱他。

    骆虞的脸越来越红了,他靠着池穆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却仍然脱力的向下滑,直到池穆的手握住他的腰,将他固定在他的怀里。

    但即使如此,骆虞仍然撑着一口气,手贴在了池穆的胸膛上,感受着那里的跳动。

    “你看,池穆,因为信息素,我变成了这样,但你知道的,如果是真的喜欢,不需要信息素,我也会为你……”

    少年的声音嘶哑,浑然不觉自己说了什么具有冲击力的话。

    饶是池穆,也险些失控。

    他咬牙切齿的捂住了骆虞的唇,不让他再胡乱的煽风点火。

    薄荷味的信息素躁动的将连翘困住,让骆虞没了说话的力气。

    连翘花一丛丛的盛放着,将气氛渲染,一缕缕仿若实质的晃荡着,将池穆覆满。

    池穆的眼都红了,疏淡的眉眼被燥意击垮,不复以往的平静。

    但是他仍然在忍着,不是因为没感觉,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对方是骆虞。

    诚然,就像骆虞说的那样,池穆觉得真正的爱情是建立在清醒的情况下,而不是被本能支配,所以池穆在克制。

    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越界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算骆虞成了自己的oga,骆虞清醒的时候也不会高兴。

    虽然他大可使用alpha的优势,让骆虞臣服,依赖,迷失于信息素里,成为他独有的金丝雀。

    但是那样的骆虞,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认识的骆虞,是朝气的不屈的坚韧的充满活力的个体,而不是谁的依附。

    除非骆虞心甘情愿。

    池穆承认自己在刚刚,被骆虞说的话可耻的打动了,想要在没有信息素的情况下,也让对方情动不已。

    那是最狂乱的妄想,又好似触手可及。

    骆虞总是这么莽莽撞撞,活的坦坦荡荡,给他生命带来一个又一个的意外。

    面对池穆的沉默,骆虞也没什么反应,反倒是对现状不太满意。

    “唔唔唔唔唔!”

    老子要给你捂死了!

    池穆松开了手,掌心似乎还残留着柔软的触感。

    “都怪你,乱放什么信息素,现在好像……”

    骆虞大口的呼吸,却又闻到了那股无法抗拒的味道,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池穆一言不发,把信息素生生地收了回来,他的身体极力的抗拒着,信息素渴望着溢出,池穆却当做没感觉到。

    “你妈的你为什么又收回去。”

    骆虞已经把池穆的衣服弄得皱巴巴,语气凶狠,声音却软绵绵。

    “如果你明天不想上学。”

    池穆的手指在骆虞的腺体上点了点,任由骆虞在他怀里喘气。

    如果再让骆虞这么吸下去,估计不得不临时标记来缓解假性发情了,这样明天西江一中的所有师生都会知道,骆虞被他睡了。

    “他妈的。”

    没有了安抚,骆虞独自燃烧,忍不住口吐芬芳。

    “如果很难受的话……”

    “不用。”

    骆虞想也没想的就否决了,这只是假性发情期而已,他可以扛住。

    艺术楼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响。

    池穆站的很直,没再触碰骆虞的腺体,只是在他发抖的时候,发出了无声地叹息,将人搂紧。

    骆虞开始只是单纯的热和渴,就像是三伏天里在烈日下行走,急切的渴求着有人能赠予阴凉,身前的人躯体滚烫,他挣扎着想要逃离,却又无力的靠近。

    想要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也被身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