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第1/6页)
    ()    西江一中正在热议为何高二一班俩男神双双缺课时候,池穆回学校了。

    他就好像没有缺这一周课一样,照常的跟着学习进度,让班上的同学又感叹了一次学霸的强大。

    丁睿思坐在角落里,听着前排女beta们夸奖的话,默默地翻了个白眼,暗戳戳的拿出了手机,给骆虞发了消息。

    蕊丝:哥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来学校啊,都一个星期了,你得在家发霉了吧,那点伤不会还没养好吧

    骆虞:试卷还没做完,让我再歇两天。

    骆虞也不是不想出去晃悠,主要是不能。

    他现在身上一股池穆的味道,门都出不了,只要出门社区的大爷大妈们都会知道他成了一个被标记的oga,骆虞哪敢出门。

    蕊丝:说起来虞哥,我昨天去你家找你,你怎么不在啊?

    骆虞:什么时候?

    蕊丝:就晚上九点的时候吧,准备找你喝酒的,我甚至带了英汉互译字典准备帮你一起写试卷的

    蕊丝:但是阿姨说你不在家

    蕊丝:你出门浪居然不带我!

    骆虞想了想,晚上九点的时候,他似乎正和池穆躺在房间里信息素互缠。

    骆虞:我出门买字典了

    蕊丝:???

    蕊丝:大半夜九点出门买字典?

    骆虞:我买的不是字典,是自由

    骆虞:不信我拍给你看

    骆虞打开了百度,找了一张别人拍的字典,截去了背景,发给了丁睿思。

    蕊丝:哥,你太不容易了

    骆虞:是啊是啊

    他脖子后面现在还疼,当oga太难了。

    蕊丝:等你回来,我们继续驰骋一中,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被欺负的有多惨

    蕊丝:汤月那个垃圾,池穆不在她就肆无忌惮,把我堵在厕所里非要和我比大小!

    蕊丝:池穆现在回来了,她就开始装斯文!

    字字泣血,骆虞甚至都能从字里行间看出丁睿思的蔫不拉几,没忍住笑出了声。

    大家都传,汤月的老爸其实是池穆老爸的下属,所以汤月一直以池穆马首是瞻。

    池穆这个人斯文,也不喜欢身边跟着的人粗俗,汤月在池穆面前向来是很安静的alpha,骆虞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有一天,丁睿思哽咽的说他和汤月打架,差点被汤月的胸捂死。

    骆虞:[分享链接:三十五岁alpha分享,惊,男性睡前做这个动作,居然可以长大……]

    蕊丝:你在羞辱我!!!!

    蕊丝:我哭了,我哭淹了整个一中,哭到救火,哭到西江市把我的眼泪作为自来水的供源,哭到黄河自闭!

    蕊丝:不过她真的很大,是不是女alpha都要大一点啊?我觉得池穆都比不上她。

    骆虞:你见过池穆的?

    蕊丝:没有

    骆虞:那你说个几把

    蕊丝:我本来就在说!

    超级无敌理直气壮!

    骆虞让丁睿思滚去好好上课了,然后在自己模糊的记忆里寻找着,发现好像池穆那触感也挺夸张的。

    骆虞晃了晃脑袋,他可能是被丁睿思上身了,

    在家里散味道的时候,骆虞也没闲着。

    乔婉蓉找了研究所,骆虞和他们商量了好一会儿,似懂非懂的听着一些东西,拿着合同逐字逐句的看。自己看一遍之后,还去咨询了律师。

    这所研究所主要负责人是骆虞爸爸战友的侄子,人还是很可靠的,确定了合同没问题之后,骆虞才签了自己的名字。

    采集了信息素和血液标本,乔婉蓉付了钱,两个人就这么走出了研究所。

    他们先出了二十万,用来启动项目,给研究所的薪酬是固定的,剩下的用来采购配置专属抑制剂遇到的药材,抑制剂的适配其实很麻烦,尤其是骆虞这种没有先例的信息素,所以对方也没有很确凿的说时间,只是说会尽快。

    “没事的,都会好的。”

    乔婉蓉拍了拍骆虞的手背,掩去了眉宇间淡淡的愁绪。

    “恩。”

    骆虞低声应答,到现在为止,这场混乱的性别转换,掺杂着幸运和不幸。

    就像乔婉蓉之前说过的,这一生有多少人能碰见一个百分百呢,他都觉得自己可能要难熬这两个月了,偏偏曙光出现了,总是有办法去解决那些问题的。

    骆虞其实不是个心大的人,但是现在除了让自己放宽心之外,也没别的办法了。

    alpha是变不回去了,人还是要活着的。

    骆虞回学校的时候,后背上的那个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