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奇迹的火焰(第1/2页)
    ()    当巨兽奇丘又变成小黑鬼奇丘,从半空中滑翔着降落在李察肩膀上。

    剩余的沙蜘蛛还有很多,却仿佛突然失去了刚才那种奋不顾身的精气神,开始化为散沙四散逃窜,退回歌利亚缺口外不见踪影。

    高山堡的战士们也不管地上有多肮脏,一屁股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体力上的疲惫还在其次,精神上的倦怠才真正叫人难以抗拒。

    “我说,要不念首诗听听吧。”冈瑟有气无力地戳了下阿布,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多动弹。

    “念个屁,没有。”阿布一巴掌拍开冈瑟的手,压低嗓门鬼鬼祟祟地说道:“你看头儿,怎么高兴成那样?”

    “呵,谁知道。”

    李察浑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部下的观察对象。他刚打开只有本人能看到的系统面板,正在频频点头满面红光,为巨大的收获而喜悦,仿佛看到秋季麦田的农人。

    沙蜘蛛的实力跟三流民兵相差仿佛,属于只要胆子大,民兵提着锄头都能干掉几只的范畴。但和它们自身实力相比,给出的经验却还算丰富,依据个体差异,大概在三十点上下略有波动。

    况且即便质量不够,这海一般的数量也绝对足以弥补。

    所以此战过后,开膛手顺理成章地迎来一波,自成军以来规模最大的进阶潮。领主大人点完后发现,如今他麾下虽然还是那么可怜巴巴几百号人,但却几乎部由顶级和次顶级士兵构成,精锐程度简直不要太高!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斯嘎尔地行龙骑兵里,也终于第一次出现了顶级兵斯嘎尔狂龙怒骑。

    斯嘎尔地行龙和斯嘎尔蜥蜴人一母同胞所生,每次进阶,地行龙都会随着蜥蜴人一起获得部分提升。以往几次进阶,李察还特地关注过这个问题。但很遗憾地发现,这种伴生成长仅限于少量属性,效果并不明显,只能说聊胜于无。

    但在最后进阶终极兵种的一步,终于苦媳妇熬成当家婆,迎来了云开见明月的一天。

    因为外表变化不明显,领主大人起初压根没发现,还是刚进阶的狂龙怒骑通过模糊的同胎感应找到了异常地行龙嘴巴里,舌头和下牙龈之间,长出两根紧贴腮肉的骨质管。

    “这有什么作用?”李察对此很重视,甚至半个身子钻进龙口中,亲自伸手摸了一下。

    手感不太像骨骼,倒是更接近石头,非常坚硬。而且似乎没多少触感他稍微使劲晃了晃,也没见地行龙有什么反应。

    “头儿,您先让开。”阿布拽着自家领主的腰带一直往后退,在地行龙正面让出一片空地。

    尼赫鲁原本正躲在李察身后看热闹他认定这个位置会永远安。作为一个元素使用者,狗头人萨满并不缺乏求知欲和好奇心,探头探脑也想观察下究竟怎么回事,不过由于身高限制,实施起来不太顺利。

    可能是因为过度专注,他完没意识到自己身边正变得越来越人烟稀少。

    “开始吧!”

    直到李察大手一挥,尼赫鲁才发现居然只剩下自己正对着一头地行龙,赶紧灰溜溜连滚带爬往旁边躲。

    那头地行龙张开嘴,伴随着一阵沧桑嘹亮的龙吼,一道橘红色火舌从它嘴里笔直窜了出来!

    “嚯!”领主大人腾地一下站直了,手里啃到一半的果子被“啪嚓”一声捏成浆水。

    十几码外,一颗枯树被火舌缭到,细碎的枝杈很快开始燃烧。

    尼赫鲁躲避不够及时,分裂开的细微火舌还点着了他一撮头发。赶紧大呼小叫着满世界找水,直到冈瑟拧开水囊兜头浇下去,才终于回归安静。

    “这是魔法?”还没等其他人回答,李察自己先摇头否决了,“不对,压根不存在任何元素波动,就是普通火焰。”

    “不用元素也可以吐火?我怎么不知道?”薇拉傻乎乎问道。

    “世界那么大,你不知道的多着呢。”毕竟上辈子什么光怪陆离的想象都见识过,李察接受起来倒是比其他人快很多,“海里有一种鳗鱼,同样不使用元素,但却可以放电,这是通过非常精妙的身体结构实现的。”

    “头儿说得对。其实我们斯嘎尔人早就有感觉,它们肚子和喉咙里在发生不为人知的变化,只是没想到最后居然酝酿出这样一个结果!”

    阿布忽然扭头朝自家领主眨了两下眼,“我是说,每次打完仗的时候,就会有点新变化。”

    李察秒懂,阿布肯定是想说每次进阶的时候都有新变化。估计觉得一干虎灵和伯纳、薇拉在场,都是外人,不想让他们接触到高山堡最大的秘密,故意在口头上遮遮掩掩。

    “靠,那怎么不早给我说?”领主大人气极反笑。

    他一直都以为地行龙每次进阶,只能获得一些身体属性上的成长。没想到斯嘎尔人早就有察觉,却偏偏没告诉他。

    “我们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