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满身是宝?(第1/2页)
    ()    一群人顺着绳索从墙头降到地面,围拢在几具沙蜘蛛尸体四周。

    领主大人很仔细地观察后,发现如果抛开那略显恶心的外表不谈,这东西还真挺有种“内在美”一根小臂粗的节肢跌落时折成两截,露出里面满当当的肉,看起来很白嫩,像是放大不知多少倍的蟹腿。

    这种晶莹细嫩和它们外表的粗糙丑陋相比,完完走向两个极端。

    李察还没来得及问,倒是冈瑟先忍不住开了口,“这玩意能吃吗?”

    一干人顿时齐刷刷扭头盯住塞尼德,仿佛在期待着什么。而后者也果然也不负众望,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能。”

    天不怕地不怕的开膛手战士们连忙后退几步,跟他拉开距离。虽然受领主大人影响,高山堡本身食谱也挺广博,但吃蜘蛛这种行为实在过于特立独行,依然属于不被接受的异端。

    “你们虎灵太牛了。”阿布捂着额头一副支撑不住的模样,“什么都敢吃啊!”

    “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恐怖。”塞尼德干脆伸手扯出一块,丝丝缕缕略透明看起来还不错,众目睽睽下当场塞进嘴里,边咀嚼边说道:“实际上味儿很不赖,要是有点盐巴配点罗斯果还会更好,要试试吗?”

    虎灵游侠热情而期待的目光,着实让人很难出言拒绝。

    冈瑟的眼角在轻微抽搐,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了,赶巧我最近在减肥。”

    “我也是。”阿布用力勒紧牛皮裤带。

    李察没忍住吭哧一声笑了,这俩活宝都是一个顶三个能塞的顶级饭桶,还好意思舔着脸说什么减肥。

    “其实沙蜘蛛身上有很多宝贝,它们虽然不吐丝,但臀尖里照样有个丝囊。不容易着但烧起来就能维持很长时间,我们冬天的时候会用来取暖。”塞尼德伸出手指朝向被尼赫鲁点着的那副残骸明明已经几乎完烧成焦炭,但火焰却仍旧非常旺盛,一看就知道肯定有强效燃料在里面支撑。

    “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李察对此也只能竖起大拇指表示赞叹。

    要是不亲自走一趟怎么能想到,被虎灵们视若灾祸的魔怪沙蜘蛛,居然本身还承担着资源点的角色。

    “可惜沙蜘蛛要么不来,一来就多得过分。”另一个虎灵勇士笑着说道,“要是每月都正好来那么二三十头就好了。”

    领主大人对此不过置之一笑,没多说话。

    …………

    半人马阔佬当惯了,对于钻进蜘蛛体内的箭矢自然懒得再利用,但毕竟并非人人都是阔佬。

    看到他们没有回收箭矢的意思,几个虎灵挨个顺着伤口用石刀剖开沙蜘蛛的尸骸,小心翼翼地把箭簇抠出来,顿时像找到什么宝贝一样,笑得比孩子还开心质朴。

    李察站在旁边,看得好一阵心酸。

    也许有时候满足就是这么容易,可有时候偏偏又无比困难。

    这些虎灵找箭簇的时候,顺便把尸骸里的丝囊也掏了出来,是个鼓囊囊的半透明球包,里面充斥着没完凝固的丝线和液体,手感像是灌满水的尿泡。

    领主大人自从听到这东西很能烧就一直很感兴趣,拿到手后用柴火棍点了半天,除开熏出一片黑渍毫无成果。后来他等得不耐烦,干脆让尼赫鲁放了个火球术。

    精纯的元素火焰还算给力,稍微炙烤了一会之后终于让丝囊燃烧起来。

    淡青色的火焰自始至终极其稳定,直到一刻钟之后,也没发现任何熄灭的趋势。而且热度极其惊人,烤得地面沙壤都有开始融化的趋势。

    “好像很难在军事上有什么用途。”伯纳撑着膝盖站在李察身边,摇摇头难掩失望,“确实耐烧,但是太难引火又过于稳定。”

    “可以用来冶炼。”李察嘴上这么说,心里也觉得有点索然无味。

    用于冶炼不过就是取代煤炭,问题煤炭价钱也算不上贵,以他现在的身家,哪里还看得上那点小钱。

    “也许我们应该向部落里求援。”塞尼德忧心忡忡地看着月光下愈发狂乱的沙蜘蛛,“明天他们一定会像马蜂出动那样一股脑涌过来。”

    虽然个体战斗力不算很乐观,但蚂蚁多了尚且能咬死大象,何况块头那么大的沙蜘蛛。这个道理,塞尼德跟李察都明白。

    “你当然可以求。”领主大人后退两步凌空一脚,把正在燃烧的丝囊球直送青冥,顿时化作黑夜里的一颗火流星,飞向远方不知踪迹。

    “好球!”赫特满脸严肃地带头鼓掌。

    “不过就算求到援兵,等他们赶到黄花菜都凉了,压根来不及。所以还是多想想,怎么靠自己顶过去吧。”李察看着一众虎灵手里的原生态武器,眉头不自觉皱紧。

    半人马手里的优质钢箭簇穿透能力惊人,沙蜘蛛根本挡不住,所以在这场短暂的试水战里,表现得非常不堪一击。但要是换虎灵手里的木箭石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