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外面的世界很无奈~(第1/2页)
    虽然之前听迈拉长老说“外面魔怪和亡灵肆虐”的时候,李察就知道这片迟暮大森林恐怕类似于世外桃源,外面指不定糟糕到什么地步。

    但即便穷尽他想象力极限,李察也不曾料到,居然是这样——

    远古火山喷发形成的石壁横亘在大地上,就犹如创世神留下的分界线,生动地诠释着什么叫鬼斧神工,隔绝出内外两片截然不同的天地。

    这道分界线里面是一片森林,虽然以“迟暮”为名,实际上却处处乔木丛生,树梢上悬挂着丰盈的浆果,枝杈间鸟雀筑巢。还生活着数以万计的虎灵,努力与森林母亲和谐相处。

    如果说石壁内部是生机勃勃,那外面就一定是森罗绝域——同样一片蓝天笼罩下,放眼望去额,充斥整个视野范围的除了荒芜还是荒芜,只有荒芜,唯有荒芜。

    脚下土壤呈现出淡淡的灰腻色,由于极度干燥,已经变得如同粉末似的,一脚踩下去能陷进半个鞋。幸亏高山堡配发的长筒皮靴制作十分精良,不然一定寸步难行。

    就是弱智看上一眼也会明白,这样的土壤根本不适合孕育生命。可面前这块广阔到只能用无边无际形容的平原上,完完被灰腻色沙壤填满,俨然一副生机流逝、万物寂灭的景象。堆积出一种叫做绝望的气氛,如海啸般扑面而来,让人无法呼吸。

    和这里相比,贫瘠的荒野就如同人间天堂般富饶美丽。

    “也不是完没有植物。”尼赫鲁凭借个子矮的优势,率先有所发现。

    李察经他这一提醒才看到,勉强有些类似地衣的植物贴附在上面艰难生长,灰扑扑的很不起眼。试着拽一下,居然没拽动,纤细的根络一直蔓延到土壤极深处,比它地表的部分要庞大不知几许倍。看来就算这样卑微的植物,所需的那丁点水分,获取起来也极端不容易。

    “生命真是顽强啊。”领主大人不由得唏嘘感慨。

    他感觉现在要是给自己一副纸笔,肯定能批量制造传世名篇,可惜商铺里没有纸笔。他只好暂时放弃文学梦想,拧开水囊浇了点麦酒,至于有没有用——大概只有亡灵才晓得。

    液体落在这样的土壤上,转眼间就消失干净,只在表层留下一点湿润的痕迹。而就连这一点痕迹,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失。

    “啊~这荒芜的大地~是诸神的抛弃~亦或时光的打磨~”诗兴大发的显然不止领主大人自己,阿布捂着胸口,做作的惆怅在脸上纠结,犹如一个痔疮晚期患者。

    “下面呢?”李察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不由好奇问道。

    “下面没有了。”

    “嘘~”一群高山堡战士齐刷刷对他竖起大拇指,不过是朝下竖。

    “这首诗难道不妙吗?”阿布叉着腰满脸不忿。

    “至少算首诗,而且未来成长空间很大。”赫特诚恳地安慰道。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更是引来一片哄然大笑,把阿布气得直跳脚。

    倏忽间,一阵微风拂过,干涸而细碎的尘土如水般随风流淌,让一块原本被埋藏的平整石板暴露在空气中。

    “乖乖,这石头上怎么镶着一副鱼骨架!”冈瑟撅着屁股从土壤里硬拽出石板,献宝似的捧到自家领主面前,“头儿,你快看啊,这是什么玩意儿?”

    “呵,居然是鱼化石。”李察无奈地笑了两声:“感情这里还曾经是一片水域?”

    “怎么可能!”伯纳瞪着眼睛,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

    “没有什么不可能,时间拥有无穷无尽的伟力,把海洋变成大陆又算得了什么。”薇拉弯腰捧起一抔沙土,却无法阻止那些过于细碎的颗粒从指缝里一点一滴溜走。

    “之前听虎灵说森林外面有魔怪,我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倒有点怀疑了。”李察说道。

    “怀疑什么?”塞尼德反问。

    “再是魔怪至少也得喝水捕猎,如此贫瘠的环境,真能支撑魔怪生存吗?”领主大人摊了摊手,满脸苦笑。

    众人不禁为这种极端寂灭所震撼,一时间没人开口,四周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吱吱吱!”一阵异常尖利的叫声打破宁静。

    “看这个!”阿布双手举着个骷髅头,已经被干燥和风沙打磨得洁白光滑。后脑勺位置破了个洞,里面似乎有个活物寄居,正不断挣扎试图冲出来。

    骷髅头容量并不大,按理说不难脱困。只是每次即将成功,阿布的手就轻轻一颠,让它重新落回底部。

    “什么玩意。”冈瑟扔下刚才还很宝贝的鱼化石,踩在松软的土壤上,深一脚浅一脚跑到阿布身边。凭借身高和块头的绝对优势,轻而易举把骷髅头抢到手里,眯着一只眼睛往里面看。

    “这是我的!快还给我!”阿布在他胳膊肘底下连蹦带跳,却怎么也摸不着。

    “什么你的我的,先给头儿看看。”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