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第1/2页)
    眼看通报还没回信,李察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桶蜂蜜,冲不远处招招手。

    虽然高山堡的人还不被允许进入部落,但孩子们的好奇心已经难以按捺。他们三五成群躲在橡树后面,不时探头瞄一眼,又飞快地缩回去,既活泼又羞怯。

    “有蜂蜜吃。”李察蹲下身跟这些小孩平视,吹了个口哨。

    森林地区的居民对蜂蜜都不会陌生,而且往往非常喜欢,毕竟是难得的优质甜品。很显然虎灵也并不例外,尤其是孩子更难以抵抗这种诱惑,探头探脑的频率明显增加了许多。

    “谁先来就把整桶都给他。”李察贼笑着加大了筹码。

    终于有个小男孩经受不住,鼓足勇气从树后跑出来,满脸期待地站在领主大人面前。

    “勇敢的小子。”李察掀开板盖,把整桶蜂蜜推到他面前。阳光下,琥珀色蜜浆闪烁着非常柔和的光泽,看起来无比诱人。

    “都是我的吗?”虎灵男孩小声问道。

    收到肯定回答后,他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抹了点蜜浆塞进嘴里,脸上立刻露出幸福的笑容,巨傻无比。又仔细把盖子合上,伸开双臂抱在怀里。

    “怎么不多吃点?”李察乐呵呵地问道。

    “我有两个妹妹,都非常嘴馋。”

    领主大人身后,一干高山堡壮汉轰然爆笑如雷。连塞尼德也笑着摇摇头,俯下身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好小子,去吧。”

    李察叹了口气,有些发怔——这一刻,他忽然有点想家——不是高山堡,而是更遥远更回不去的那个家。

    如果当初没有意外发生,他也应该早就结婚生子,成了一个或几个孩子的父亲。那也许又是完不同的人生,未必更好,也未必更坏,只是一种无从探究也无法把握的假设。

    可惜现实容不下假设。

    …………

    这个狡诈、悍勇又固执死硬的高山堡领主眼睛里,居然会罕见地流露出些许柔情,让薇拉不由看了很久。

    “你在想什么,某个故人?还是恋人?”她突然问道。

    李察看了薇拉一眼,搞不懂这个从来不跟自己搭腔的女人,为何会突然破例。

    “我在想‘旖旎之梦’里包的那一打相好,也不知跟人跑了没有。”领主大人装模作样地擦了擦眼角,一脸唏嘘。

    薇拉深吸一口气,转过身背对李察,咬着满口贝齿不再言语。

    “胡吹。”伯纳毫不留情地戳破,“旖旎之梦那种坐一会就得至少几十金币的销金窟,你这种小领主能舍得?还一打,你能包得起一个我立马倒立吃屎。”

    “你很懂行啊。”李察坏笑着朝他挤挤眼。

    “懂行有个屁用,反正现在也回不去了。”伯纳颓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胡乱揪起几朵野花,朝导致他回不去的罪魁祸首使劲一扔。

    “呸呸呸。”领主大人掸了两下头发,把上面的碎花瓣抖掉,“对了塞尼德,为什么我看你们部落里的小孩耳朵都是尖的?”

    他早就注意到了,那些探头探脑窥视他们的虎灵小孩,个个都有一对精灵式的尖耳朵,不时扇动两下显得非常灵巧精致。但塞尼德和刚露过面的卫兵又分明都是普通圆耳,跟人类没太大区别。

    “我们野灵小时候就是那样,成年礼那天要把耳朵上多余的部分削掉。”塞尼德主动掀起头发露出自己的耳朵,“割礼完之后就变成圆耳了。”

    李察这才发现,塞尼德两只耳朵顶上都有个小豁口。那应该是削去耳尖后,伤口愈合收拢形成的,不特意看很难发现。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不禁疑惑。

    “因为我们野灵认为,尖耳朵代表好吃懒做,圆耳朵则代表勤劳踏实。所以小孩子长一对尖耳朵无可厚非,但成人之后就应该削掉。”

    “原来如此。”李察也不顾部下们正在身后交流着诡异的眼神,抚掌赞叹着说道:“真是奇妙而有趣的风俗。”

    “看来我们都很勤劳。”冈瑟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咧嘴笑了。

    “你在吃饭的时候确实很勤劳。”赫特幽幽说道。

    “我真想揍你一顿。”

    圆耳朵能不能代表勤劳不好说但对于尖耳朵好逸恶劳,领主大人可算深有体会。就高山堡那些草原精灵,不论是纯血还是混血,干起活来都一样磨磨唧唧。上次他让几个精灵清理下满溢的粪坑,结果他们居然当场抗命,这在高山堡可从没有先例!

    “长老们来了。”塞尼德小声提醒。

    李察抬起头,看到迎面得有三四百号人正在走来,男女老少都有。在众人环绕下,是整整十二位身披长袍,手持木杖的虎灵走在最前面。

    他们中最年轻的也已经鬓角斑白,过半都一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沧桑模样,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是部落的长老们。而且从数量上来看,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