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喜相逢(第1/2页)
    “你们过来干嘛?”李察哭笑不得。

    他还以为空间裂隙复通了,试过后发现纯粹是白日做梦。

    “在那边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你们回来,还以为碰上点子扎手,所以赶紧吹哨子叫人过来支援。”

    李察眨巴了两下眼,心里好一阵感动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来。

    领主大人自己知道,这里除了回不去之外,暂时没发现有什么危险,环境和风景甚至算得上宜人,呆一辈子到老死也问题不大。但,空间裂隙那边的高山堡众人,可完完不清楚。

    自家领主带队一去不复返后,他们不曾得到过任何情报反馈,只能遵循着最合理的思路,推测是遭遇强敌,所以开始派人增援。

    在踏入那道银色螺旋前,顶多知道另一头不是生灵绝地,至于有没有危险,是什么程度的危险——两眼一抹黑。

    要知道,他们臆想中的“强敌”究竟会强到什么地步,是未知的。可能在应对范畴之内,也可能完无法抵抗——比如说百十条巨龙就盘踞在后面虎视眈眈,不论谁出来都先安排一顿排队吐息,就算是魔导师也只有变成黑炭一种结局。

    鉴于整个高山堡武力最强的领主、有过屠龙壮举的雄鹰骑士、出道后未曾一败的常胜将军——李察,走进空间裂隙之后都没再出来,后者怎么看可能性也相当大。

    未知从来都是最令人恐惧的东西,当他们决定出发时,面对的恰恰是未知。

    在踏出那关键一步前,是真正的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对于每个参与者而言,都是场拿性命作抵押的惊天豪赌!整个过程被一句轻飘飘的“吹哨子叫人”带过。其实哪有那么简单,这是敢死队!

    “头儿,你怎么了?”冈瑟问道。

    “沙子有点迷眼。”领主大人一向很诚实。

    “头儿,那咱们赶紧回去吧。”援兵松了口气,立刻热烈提议。

    “我这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李察不怀好意地问道。

    “好消息。”

    “好消息是我们这里并没有敌人,而且周围相当安。”领主大人指了指正在河边胡吃海塞的大肚汉们。

    “看得出来,坏消息呢?”

    李察一声苦笑,“坏消息是并非我不想回,而是咱们恐怕都回不去了。”

    看着一张张茫然的脸,领主大人简单给他们解释了一下,这个空间裂隙似乎只能单向通过的事实。一片哗然过后,也只好暂时接受被留在异乡。

    “不过大伙不用担心,高山堡不会吃亏,咱们照顾好自己就行。”李察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故作感伤地说道:“家乡虽然可能离我们很远,但各自安好也不错。”

    “可是头儿……”终究还是有人意识到一个无法忽略的可能性——“他们要是又想过来救我们咋办?”

    李察刚要说这不是葫芦娃救爷爷?转念一想还真很有可能。

    脚下这个地界离高山堡不知多远,但真正的阻隔其实只有那道薄纱似的旋涡。可是就这么一道薄纱,便是不可逾越的天堑,好比吕布把守的虎牢关、阿喀琉斯坐镇的特洛伊,让高山堡众人只能看着干瞪眼。

    他们完没办法把消息传递到另一边。也就是说,现在那边现在面临的抉择跟上一波过来的人一模一样。

    问题来了,面对同样的处境,他们有没有可能做出同样的选择?简直不要太有可能!

    李察瞥了眼四周,开膛手的军官们有一个算一个,基本都在。

    他不知道那边现在谁主事,只希望性格越谨慎越好。李察自己这边不是非常需要人手,他在哪都吃不了亏,但高山堡很需要。

    可惜注定事与愿违——开膛手自成立来,虽然从没把“不抛弃不放弃”这类口号挂在嘴边,但理念早就深入人心,在某些战士心眼里,甚至可能比他们命都重要。

    半个小时后,又是四五十人传送过来,无奈地加入河边烤鸟啃果子行列。又半个小时后,这次是一百多,半人马游骑兵为了猎几只珍珠鸡忙得不可开交,好让大伙都能有机会尝尝新鲜。

    再半个小时后,整个开膛手除了高山堡留守人员,尽数到场。他们和溪边野餐派分成两拨,中间隔着不过几十码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都是说不出的诡异。

    “完了。”李察捂住脸。

    “没事的头儿,我们斯嘎尔人的女人和老人也是不错的骑兵。”阿布骑在冈瑟脖子上,拍了拍自家领主的肩膀表示安慰。

    “我说,怎么连你们两位也过来了。”李察看着薇拉和伯纳哭笑不得。

    “本来不想的。”伯纳摊了摊宽厚的手掌,竟然还有心思笑,“你知道当时气氛有多悲壮多沉重吗?到最后他们准备出发那会,几乎抱着一种必死决心,情绪这个东西会传染的,所以我们头脑一热,跟着一块上了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