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张 名字背后的秘密(第1/2页)
    “李察,龙骸我已经带人处理过了。”巴克兰拖着肥胖的身躯走进大厅,抓起茶壶咕嘟咕嘟猛灌一通,才擦擦嘴接着说道:“说实话从半空掉到地上,那种陨石坠地般的撞击就算对巨龙来说,也太猛烈了。”

    “摔烂了?”领主大人正在用无花果干喂奇丘。

    小东西脖子上套着个象牙圆环,个头明显窜大了不少,不算尾巴也有一臂多长。一身黝黑发亮的皮毛上,开始顺着脊椎长出一道隐约的红线。

    它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只有无花果递到嘴边才会张口吃掉。

    “肋骨几乎碎了,肚子上的皮也破破烂烂,可惜了。不过光是剩下的皮,也够做出几十幅龙皮甲,梅丽莎带来的精灵裁缝说他们能干这活,我就让他们先试试。”巴克兰拈起一个无花果干,扔进嘴里也没见怎么嚼就吞下。

    “诶?”他突然发现一向很护食的奇丘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不禁十分意外,“它怎么看着怪没精神。”

    “好像有点想冬眠。”李察伸手挠了挠奇丘软乎乎的下巴。

    自从那天在凛冬城变身过一次之后,奇丘就整天一副睡不醒的模样。李察也操心过是不是病了,但小东西虽然没精神,却吃得多长得也快,怎么看也倍儿健康。

    奇丘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李察手指,懒洋洋地翻过身露出肥肚腩。还没等李察上手,小鼻子上已经吹起个鼻涕泡,响起轻微的鼾声。

    “送它回去睡觉吧。”领主大人把奇丘抱起来交给侍女。

    “没劲。”巴克兰咂咂嘴,把藏在手心里的无花果又放回果盘里。这种简单的小障眼法往常对奇丘百试不爽,今天还是头一次失手。

    “李察,你为什么要让精灵们都去练习刺青啊?”安妮推开门,声音比人先到,“现在高山堡的牛背上都纹着白虎,看起来好奇怪。”

    “他们找你告状了?”李察把奇丘吃剩的无花果推到安妮面前,后者笑着点头致谢,咬了一口说道:“好甜啊。”

    “甜就多吃点。”

    虽然早就根本不缺钱,但领主大人可经历过穷日子。好歹是花钱买来的东西,不能轻易浪费。

    “谢谢。”安妮又拿起一个无花果,边嚼边口齿不清地说道:“告状倒是没有,就是有个精灵女孩不小心从牛背上摔下来,正好坐到一大坨牛粪上。现在哭得凶呢,怎么哄都哄不好。”

    精灵对于唯美和洁净的喜好人尽皆知,甚至到了近乎极端的地步。一个精灵少女居然会掉进牛粪里,这画面想想可真够突兀的。

    要不是用力掐着自己大腿,高山堡领主险些没忍住笑出声。

    “你还没说为什么要让他们练习刺青。”安妮凝视着李察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李察,制约魔能刺青的主因是素材不够,而不是‘掌针帕里’太少。现在摩瑞亚毒剂的产量无法提升,就算培养出更多掌针帕里又有什么用呢?”

    “咳咳。”李察清清嗓子努力平抑笑意,“只要种植更多纳西水仙,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不行的。”安妮很耐心地解释着,“纳西水仙是一种魔法植物,会随着生长凝结出有毒的元素,但本身却偏偏不能完免疫毒性。除非有月井,不然就靠碰运气,培育起来很困难呢。”

    “但是高山堡的萨满掌握着土壤肥沃术!”领主大人搓出个响指。

    “那怎么可能有用。”安妮皱着眉头反问,“如果使用更肥沃的土壤就能简单解决,我们怎么还会受困?就算没有掌握那种法术,如何施肥又不是什么秘密。李察,你不会以为精灵都是好看的花瓶,像地精一样没有脑子吧?”

    李察对着半精灵小妞伸出一根食指,很酷地左右晃了晃。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过——不同植物对于生长土壤的要求很不一样,生长芦苇的沼泽环境可以杀死仙人掌,而苦荆花果喜欢的盐碱地也不适合大麦。对一种植物来说必不可缺的养分,对另一种植物来说就可能完无用甚至有害。”

    巴克兰翻了个白眼,那意思这还用你说?

    “土壤肥沃术如果只是按照固定标准改良土壤,根本不可能适合所有植物,但我试过它就是能适合所有植物。”李察说出心中埋藏许久的秘密,得意地笑。

    他最初发现这个问题,是在德古拉还叫亨德拉的时候。那次防御战中出于掩饰斯嘎尔重骑兵的目的,李察让巨怪哼对芦苇施法,结果催生出一片城墙般伟岸的密集绿幕。再往更久之前,为了点缀丘陵顶上枯燥的环境,领主大人命令对苦荆花施法,同样效果喜人。

    怒涛河边生长的那种芦苇需要盐碱环境,而苦荆花完无法承受。对于这两种植物而言,肥沃的标准完不同。但在土壤肥沃术的作用下,它们都长得很旺盛。

    就像分别患血热和贫血的两位病人,一个需要输血一个需要放血。但在喝掉同一种汤药后,居然都痊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