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西多夫的计划(第1/2页)
    人类的才智唯有用于杀戮同胞时,才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就领主大人亲身见闻来看,这一点在两个世界好像都堪称真理。

    李察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禁咋舌,他倒不会单纯为破坏力而震惊,毕竟上辈子见识过的大威力武器不胜枚举。

    集结十余位训练有素的法师互相配合,通过协同施法形成元素共振,以求缩短施法时间增幅法术威力,这种大手笔也只有一个国家才可能拿得出。

    法师不是小兵癞子,他们有身份有地位。光是集结够数目已经实属不易,更别提还能让他们老老实实互相配合——大部分法师都很“独”。

    不得不说,庞贝作为一个传统强国底蕴着实深厚。魔法如何在军事行动中发挥作用,早已有一套成熟的战术做支撑,与一般民间野法师截然不同。

    哪怕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凄厉的濒死惨叫依然清晰可闻。李察感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墙头上应该没剩下几个活人。

    高山堡这群乡下土包子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种大场面,一个个顿时被惊得合不拢嘴。虽然这跟尼赫鲁的火球术都可以统称为火球,但其中差距恐怕比犀牛和蜗牛还要巨大。

    庞贝的步兵早已出发,他们似乎已经感到胜券在握,齐声高唱起《众神护佑庞贝》。这是千年前立国时就传唱的军歌,在这歌声笼罩下,庞贝军人曾经发起过无数次舍生忘死的进攻,并最终夺取胜利。

    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推动着高大的耧车。

    一路前行轻松如野餐,直至凛冬城墙下也没遭到什么像样的攻击。云梯和耧车靠在墙面上,步兵像蚂蚁一样开始向上攀登。

    那一刻连李察也不禁以为凛冬城要被攻破了,毕竟庞贝法师团手笔大得离谱,直接把对手士气打崩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当庞贝步兵登上墙头的时候,笑容顿时凝固在他们脸上。

    …………

    凛冬城内,一栋石质二层小楼,传令兵正像流水一样进进出出。

    单看外表这里也许不太起眼,但实际上却是数万守军的“大脑”。屋里的陈设同样非常简单,几个参谋官正围着红泥炉子烤火取暖,炉边上煨着几个权当零食的小土豆,已经烤到表皮发皱,微微有股香味溢散。

    西多夫年轻时身份不太高,那时养成的朴素生活习惯因此伴随他终生。即便如今下属中有些出身非常显赫,也不得不遵从主官的意志。

    “如果己方空骑士占据优势,那确实会在侦查方面有许多便利。”西多夫不急不缓的声音在屋子里流淌,“但如果己方陷入劣势,也不必因此着急。”

    一众下属军官军官在仔细聆听着,不时露出思索的神情。

    凛冬城在布置防御时,面临一个很尴尬的处境。那就是空骑兵完无法跟敌人对抗,导致只能任由庞贝骏隼骑士飞来飞去搞侦查。

    在他们看来这个问题压根就无解,但之前每当有人对此忧心忡忡时,西多夫却总是表示不必担心。他们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谜底终于要揭晓了。

    “要知道空骑士高空侦查时,只能看到地面上非常模糊的色块。有时利用好这个特点,反而能给对方传递错误情报造成误导。”西多夫手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截帆布条,苍老的面孔上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笑。

    聆听者们脸上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凛冬城在兵临城下前有过几个月准备期,那时出于城防考虑,已经把毗邻城墙的民宅部拆除,重新搭建起许多兵站、箭楼、法师塔之类的军用建筑。一旦发生反复肉搏争夺城墙,就能方便地提供支援。

    西多夫命令在这些军用建筑顶上罩一层帆布,并且颜色和样式必须遵从他的统一规划。

    那时候大家还不能理解,现在明白了!

    空骑士忌惮地面的法师和床弩火力,只能停留在高空侦查。他们目力有限,在那样的高度上,根本无从分辨细节。即便是非常拙劣的伪装,对他们来说,也会很有迷惑性。

    所以,他们一定会认为那些布罩是普通民房的屋顶,也就绝对不会想到,凛冬城已经为墙头争夺做过充分准备。

    所有人顿时深感叹服。

    要知道由于数量上重度稀缺,空骑士在战争中可是很少出场的非主流兵种。在场绝大部分人对他们都缺乏了解,更遑论做出什么针对布置。从这个小细节上也可以管中窥豹,西多夫积累的经验简直面到可怕。

    “大人,那您为什么要让民兵跟义勇军穿上城防军的盔甲,第一批站在城墙上呢?”伯纳在西多夫身边谦虚得就像个孩子。

    他知道这个决定完正确,否则现在背庞贝加强版投石机横扫的就该是正规军而不是民兵了。

    这不是冷血,而是必须的取舍。如果一定会有人挨炸,保存更精锐的城防军就是自然的选择。

    这是一场三万对二十万的战争,凛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