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意外发现(第1/2页)
    当太阳落到远方地平线尽头,收敛热力,变得像个人畜无害的鸭蛋黄时。洽克什镇内庞贝军队已经各自划分好驻防营地,开始生活做饭,炊烟袅袅升起。

    在贝德里克干预下,针对平民的劫掠暂时尚未发生。遭殃的是镇里牛羊,被副武装的士兵用长矛赶到一起后就地宰杀。

    对于长途行军的军队来说,能有口鲜肉吃也算种慰藉。不久后,浓郁的肉香开始在暮色中飘散。

    高山堡营地里,冈瑟手里掂着把剔骨尖刀,肚腩上系着块皮围裙,一副再典型不过的屠夫打扮。

    可他准备下刀的对象却不是牲口,而是一具具已经僵硬的人类尸体。

    “你要干嘛?”李察回来时正好赶上这一幕。

    很明显那些尸体都属于鲜血骑士,毕竟光头和红色花卉纹身的搭配并不常见。瞥了一眼粗略估算,差不多所有鲜血骑士的遗骸都在这,寒夜里已经被冻得泛青发紫。

    饶是李察早已经见惯血腥,眼下一边闻着炖肉香味一边看着满地死尸,也觉得肚子里一股酸水直往上涌。

    “是谁他妈把这玩意弄进营地的!”领主大人很想揍人,他原本胃口很好正准备大吃一顿来着,现在毁了。

    “嘘!”冈瑟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嘴唇前面使劲吹气,示意李察千万要保持安静,“头儿,他们心脏那里有个很厉害的炼金物品,我正准备取出来!”

    李察看冈瑟的目光顿时变得很一言难尽,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你就不会动动脑子,真有这种好事凭什么轮到你?”

    “毕竟是我们高山堡打主攻,先选战利品也理所应当。”冈瑟努力压低声音试图避免惊动那些相距不远的友军,但脸上却是一副怎么都按捺不住的兴奋,“而且我发现其他人根本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有我发现了!”

    领主大人直接捂住脸,不知该说什么好。

    总有憨货以为自己能比旁人聪明一回,说的就是现在的冈瑟。

    作为一种炼金装备,命运魔石的优点和缺点同样显著。优点在于可以快速形成不俗的战斗力,缺点在于一旦在战场上被缴获,敌人也能快速形成不俗的战斗力。

    斯图亚特又不是死猪,当然会想尽办法试图修正缺点。所以每个鲜血骑士胸腔里那颗魔石上都有个小附魔法阵,一旦载体非正常死亡会释放出一点火元素,足以灼坏精巧的元素回路。

    妙用非凡的魔石就此变成废料,根本没多少回收价值。

    经过长久以来一代代炼金大师的接力改进,附加法阵可靠性高到惊人,也不太可能出现偶然失效之类的事。

    所以想从阵亡鲜血骑士的胸膛里直接搞到魔石,基本等同于痴人说梦——很显然冈瑟就是那个痴人,正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地讲述着,怎样斗智斗勇抢到这批战利品归属权,即将取得魔石的梦想。

    这个问题对庞贝军人来说是常识,人人都知道。但蛮子们北部冰原出身,还没来得及接受这种常识。

    李察听了半天才明白,这些除了倒胃口外毫无用处的遗骸居然还是冈瑟费心尽力换来的!

    其他部分的士兵心够黑,揣着明白装糊涂,杀起价来半点不见手软。拍胸脯跟冈瑟保证鲜血骑士的遗骸都归他,作为交换要走了其他所有战利品的归属权。

    就这冈瑟还觉得捡了大便宜,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恨不得一个铜子掰成两瓣花的领主大人开始猛嘬牙花子,目光像剔骨尖刀一样在冈瑟浑身上下巡梭。

    “咋了?”冈瑟很无辜地摸摸后脑勺,他觉得自家大人这眼神不像是赞许,又想不出问题在哪。

    “亲爱的冈瑟大人。”李察阴阳怪气地问道:“如果一颗路边的果树结满果子却没人去吃,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冈蛮子吸溜了下鼻涕,“路人都他妈是傻子呗。”

    领主大人的声音已经近乎咆哮:“因为果子是苦的!是苦的!”

    “是苦的……”冈瑟低头凝视着手里剔骨尖刀,压根没想明白果子苦不苦跟魔石到底能有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

    “有什么苦的甜的?”贝德里克一边握着苹果猛啃,摇摇晃晃地走进高山堡驻地,“又到饭点了,今天有什么菜?”

    他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个个都一脸不尴不尬。

    自从行军路上发现高山堡的半身人厨子手艺绝伦,做出的菜式异常美味,简直比宫廷御厨还厉害好多。贝德里克就经常有事没事过来蹭个饭,还美其名曰交流感情。

    “牛鞭刺身。”李察没好气地冷哼一声。

    “牛鞭是什么玩意?”贝德里克还没等到回答,注意力很快转移到路边堆积的遗骸上,如获至宝般说道:“我说怎么到处都找不着,原来都在你这。”

    他笑嘻嘻地从腰带上抽出把匕首,勾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