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旗帜飘扬(第1/2页)
    几乎是步兵的狮鹫雄心,终究不敢在众多骑兵的威胁下出城追击。

    得益于此,巨龙之爪士兵的败退没有演变成一场崩溃。

    “妈的。”布斯特掀开头盔甩到一边,脸上是血迹,嘴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他手下的兵也都差不多得性,个个一副吃了败仗的模样,无精打采地三五成群找地方休息。粗略估计至少留下三四百条人命,短期内很难指望能重整旗鼓。

    贝德里克原本五十个虎人卫士一仗打完还剩六折,刚好三十个整,损失比普通士兵还要惨烈,剩下的也多少带伤。不过这些半兽人确实彪悍狂野,斗志和士气半点没受影响,原本他们损失不至于有这么多,但是好些硬是打红了眼撤不下来。

    “怎么回事。”李察抓起一瓶朗姆酒,一指头弹掉瓶塞,递给布斯特。

    布斯特也没心情客气,接过来二话不说一口气灌下去半瓶,好一会才说道:“里面有一队魔法骑士好厉害,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魔法,反正厉害得要死。”

    李察跟贝德里克两人面面相觑,谁能从这么粗略的描述里听出个所以然。不过冲到洽克什镇里的又不止布斯特自己,其他士兵七嘴八舌一通说,也把当时情况还原出个差不多。

    “使用一种红色武器,普遍能伸缩,还能离手飞来飞去……”李察摩挲着下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这是什么东西。

    听起来和他见过的魔法根本不是一回事,不过理论上来说元素无所不能,也很难仅凭此就简单断定。

    “德古拉,你过来。”李察一拍脑门。真是昏头了,与其自己瞎猜还不如问专业人士。

    “大人,是鲜血骑士!”其他人不知道也就算了,德古拉好歹曾经在斯图亚特军界混过,怎么可能连命运魔石跟鲜血骑士都没见过。刚听了没两句立刻断言道。

    “说实话,我还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去移植命运魔石赌一把未来,但是成功率实低到叫人绝望。”德古拉苦笑着摇摇头,“而且剥夺感官的惩罚,其实也远比想象中更痛苦。”

    李察跟贝德里克同时了然地点点头,鲜血骑士的鼎鼎大名他们当然早就听过,不过没亲眼见到对不上号而已。

    “整个斯图亚特加起来,鲜血骑士也不会超过一个大队,一个普通军团怎么可能配属五十名!”贝德里克咋咋呼呼地说道。

    “说不定是押送军饷。”领主大人眼神变得很贪婪,“他们实力怎么样?”

    “应该比我还要略强一些。”德古拉如实说道。

    “唔。”李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别看当初德古拉还叫亨德拉的时候,跟高山堡领主单挑简直跟白给没区别。但那是对手有问题,德古拉本身实力其实不算弱。斗气能修炼到勉强离体形成芒刃的地步,完配得上一个“高手”评价。

    如果这个劳什子鲜血骑士,每个人都比德古拉还厉害点,那确实想想都棘手。

    “拿出来吧。”李察摊开手冲贝德里克摆了摆。

    “什么?”后者满脸茫然。

    “魔法装备。”领主大人很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可是王储啊,还能没有两件厉害装备傍身?赶紧拿出来,藏着又不能下崽,这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

    “哦,我确实有。”贝德里克边点头边从领口里掏出个铅盒扔给李察。

    领主大人拿在手上打开,铅盒里面是个银色金属牌。光看那复杂到晕眼的雕刻和细碎魔石镶嵌,他就觉得这东西肯定不一般。

    格兰陵和尼赫鲁的眼光更是紧紧黏在上面,作为元素使用者,他俩在铅盒打开的一瞬间,都感受到了非常强大而晦涩的元素波动。

    “这个怎么用?”李察翻来覆去摆弄着问道。

    “按下中间那颗宝石,能让你暂时升空朝后方移动几百里脱离敌人,宫廷炼金实验是的最新成果。”贝德里克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快用啊,愣着干什么。”

    一直在偷听的尼赫鲁没忍住吭哧一声,怕挨揍赶紧自己跑开了。

    “靠。”李察一脸悻悻地扔回给贝德里克。

    “等待军团主力吧。”布斯特叹了口气,“只要我们不犯错,他们也不敢出城。”

    这是个非常中肯的建议,但能不能被接受也得看对方是谁。

    “用不着那么麻烦。”李察拇指和中指搓出声脆响,扯开嗓门大喊道:“高山堡体,准备作战!”

    “李察,整整五十个鲜血骑士再加上一个军团,不是我们光凭赌气可以解决的。”

    “老布,你不行就说你不行,不要带上‘我们’。”两个蛮子抬来了领主大人专用的加重型盔甲,他钻进去一挺腰随着齿轮转动,已经着甲完成,面甲下传来的声音随之变得瓮声瓮气,“我不喜欢被代表,而且我从来不赌气。”

    “就凭你的地行龙骑兵?骑兵可没法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