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人为财死(第1/2页)
    “李察大人,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无到有建立起一支能轻松击败整编守备军团的卫队,我很佩服,真的很佩服。”索罗捏着额角,语气和表情都在竭力传达着诚恳。

    领主大人努力抑制住内心狂笑的冲动,摆了摆手故作淡然,“爵爷,过奖过奖。”

    可很快索伦话锋一转,直接翻了个白眼给他,“不过关于政治,您也真的还有很多功课要补。”

    “也就是说,我只是个幌子?”李察缺的毕竟只是经验,而不是脑子或者智力。

    索伦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还听不懂只能说明他不想听懂。

    “当然是幌子。”索伦耸了耸肩,“你可是打赢的一方,哪个国王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整个国家压在赌桌上。”

    “未必,起码疯王肯定可以。”领主大人习惯性抬了句杠,走到墙边拧开青铜龙首状水喉,开水立刻落进白瓷杯里,热气升腾。

    他接了两杯,另一杯随手递给索伦。

    贵族苑的老爷们都挺会享受,用的山泉水哪怕白嘴喝也相当甘甜,比科伦平民喝的苦水不知强出多少倍。

    领主大人嘴里的疯王是数千年前著名叛变者尼禄的别号,和他惊才绝艳魔法成就形成突兀反差的是,其人一生所行有许多都透着一股常人无法理解的味道,号称一半天才一半疯子。早在离世前疯王之名就已广为流传。

    为一点小事轻率掀起战火赌上国运对他来说根本不算出格,而是每过几年就必须得干一次的平常之事。

    所谓久赌必输,尼禄生前所建立的国家,也正是因为他无休止的胡作非为,最终一步步走向分崩离析。

    “如今掌管庞贝的可不是疯王。”索伦唇角带笑,两撇胡子微微翘起。

    “妈的,咱们庞贝肯定是早有预谋。”领主大人满脑子寻思着不能白被当枪使,怎么也得真金白银敲点军援回去。

    “其实这一回,是斯图亚特先对我们宣战,自己看吧。”索伦又取出一张羊皮纸扔给李察——这次是从贴身长袍里取出的。

    也就是说,索伦原本打算带这份公文去高山堡。

    李察一把抓起来借着魔法灯的暖黄光芒仔细阅读。

    这是斯图亚特的版本,虽然都是自古流传的大陆通用语,不过花体风格和庞贝略有不同,逐字逐句认起来还稍微有点费时间。

    但明显可以辨认的是,这张斯图亚特公文的拟定时间还要比庞贝那份更早两天!

    他们的理由是亨德拉在正常军事巡逻中,不幸遭到庞贝贵族无故攻击,已在奋起抵抗后不幸罹难云云。

    高山堡被描述成对人类秩序彻底蔑视的恶徒,为了维护秩序,斯图亚特王国决定给庞贝一次致命的教训。

    如果说庞贝的公文还只能算对事实略有夸大,那么斯图亚特这份已经是彻底扭曲。

    被动反击的高山堡,愣是成了无恶不作的战争惯犯。

    不过对于这样一个强国来说,稍微扭曲一下事实简直算不上恶行。

    “他们可能不知道亨德拉还活着。”李察指尖落在对应文字上,端起水杯大口猛灌,舒坦得长舒一口气。

    “没用的。”索罗看见李察在喝水,也端起瓷杯啜一口,结果整个人当场被烫得一哆哆。

    “你嘴里是镶了皮甲吗!”

    “咋了?”领主大人一脸无辜地看着索伦。

    “算了……继续说。”索伦抹了抹嘴,“只要斯图亚特不承认,谁也不能证明他是亨德拉。”

    领主大人咂咂嘴,不禁对这个倒霉蛋感到些许同情。

    亨德拉在高山堡地牢里还活得好好的,但至少在家乡斯图亚特,社会身份已经相当于被这一纸公文判了死刑。

    “双方宣战的决心都很足啊。”李察把羊皮纸又还给索伦。

    边境两国小领主、小贵族之间偶尔有摩擦其实很正常,大部分时候连口头申诉都懒得申诉。

    闹到两个大国直接互相宣战的地步,应该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从这个角度来讲,李察跟亨德拉应该感到有荣与焉,他们用最不起眼的身份捅出了最大的篓子。

    “因为早有积怨,早就到了只能用武力解决的地步。”索罗脸上是无可奈何。

    对本土贵族来说,在东北行省爆发战争肯定不是好事,偏偏又根本没得选。

    “一次边境摩擦只算个小火星,但局势已经无异于蓄满酒精的大缸,只等着一粒火星落下就烧他个翻天覆地。”

    “什么积怨?”领主大人一脸好奇。

    “大概五年前,庞贝和斯图亚特的争议边境上发现了一座魔晶矿,储量非常丰富,近几年一直没能确定归属。”

    “魔晶矿。”李察咂了咂嘴。

    他平生第一次亲眼见到魔晶,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