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反常(第1/2页)
    荒野人部落十个里倒有九个半都是两只耗子跑进门,只能饱含着一汪热泪空手出来的无产阶级穷鬼。

    所以对于战利品,领主大人在经历数次失望后,选择放任自流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一股脑丢给铁匠回收利用。

    不过现在既然知道里面有价值不菲的青铜器,作为财迷的热情自然又重新开始熊熊燃烧。亲自带着巴克兰一起,走到武备工坊的地盘。

    四周铁匠们正干得投入,这是他们的事业也是爱好,当然不会因为两个无关闲人到来就停下活计。周围密集的打铁声叮叮当当震耳欲聋,领主大人必须扯着嗓子竭力喊话。

    “鲁尼,那些青铜器在哪里?”

    鲁尼抬起胳膊抹了把额头上豆粒大的汗水,剧烈燃烧的炭火使周围变得非常闷热。所以不论半人马还是矮人,铁匠们都浑身汗涔涔像是刚从河里捞出来。

    “大人,都堆在仓库里。”

    “有多少?”李察乐观地盘算着要是来他个十几件就好了。

    铁匠们显然从没统计过这个问题,两个矮人放下锻造锤拍拍围腰上的铁渣,开始边从库房往外搬边计数。

    长剑、重锤、战斧、头盔……每搬出一件巴克兰就拿着碳棒在纸上画个圈,不论大小形制都一视同仁。

    李察捡起一顶头盔咣当扣在脑袋上,摆了个挥斥方遒的油画经典姿势,“哎,看我像尼禄吗。”

    “像个棒槌。”巴克兰头也没抬,专心致志地继续画圈计数。

    “要发财喽,”领主大人脸上笑容随着圆圈数目增加而愈发诚挚,两只眼睛弯成一道月牙,抡起胳膊朝空气打了一通王八神拳。

    但这笑容并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开始渐渐消失甚至转而蹙紧眉头。

    他刚才没跟着一起数,可保守估计铁匠们搬出的青铜器已经超过十件,看架势似乎一时半会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不对劲啊。”李察单手叉腰,这个数目太夸张了,瞎子都能看出不正常。

    天上偶尔掉一张馅饼可以归结为幸运,但只要不是弱智,看到成打成筐开始下馅饼雨第一反应肯定是出问题了。

    荒野土著偶尔走狗屎运挖出几件青铜兵器不奇怪,但这狗屎运也未免太多。青铜古兵器又不是路边野菜,随手蜇摸两圈就能拽出来一大把——价格高昂本身就是数量稀缺的佐证。

    “是不对劲。”巴克兰走到青铜器旁边蹲下,扶着玳瑁眼镜仔细观察,伸手摸摸那些粉末似的铜锈,“而且保存很完善。”

    两个矮人铁匠也终于把存货都清理完了,数量最终停留在三十六。他们不太关心这些工艺落后的老古董背后是不是有秘密,搬完忙着回去继续打铁,只留下巴克兰和李察对着一地古武器苦思冥想。

    “而且你看这些磕碰一看就知道是最近刚弄出来的。”李察摘下头盔,伸出指节在边缘敲了几下,那里有两道明显的斩痕,能看到非常新鲜的青铜原色。

    “要我说,十有八九是偶然挖到了古代遗迹。”巴克兰舔着舌头尝了尝食指上的铜锈,赶紧呸呸吐了两口唾沫。

    “一股土腥味,古代陵墓或者干脆是军械库,绝对错不了。年轻时候我听过类似的事,呵呵,没想到一晃四十年居然轮到自己了。”

    领主大人和老白虎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压抑不住的兴奋。

    只不过一个缘于有机会探索未知,而另一个纯粹是为可能到手的金币。

    “去把尼赫鲁给老爷我叫来。”说到对荒野的了解,整个高山堡没人能超过这个土生土长的狗头萨满。

    尼赫鲁被拽来时一脸惴惴不安,还以为自己偷喝哼哈二将牛奶的事败露了。一对小眼睛在眼眶里转来晃去,也没想出到底谁会告他的状。

    “你看看地上这些青铜兵器。”巴克兰满脸慈祥地拍拍他肩膀,试图安抚他紧张的情绪。

    “我真没偷过这个。”结果尼赫鲁一张嘴,和谐气氛顿时荡然无存。

    “算了,还是你来吧。”老白虎扶着额头长叹一口气,主动退位让贤。

    “我问,你答。”李察捏了捏拳头指节嘎巴作响,眼睛里毫不掩饰的凶光四溢,宛如暗室里骤然生灭的刀光,让巴克兰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心惊肉跳。

    “以前在部落里见没见过青铜古兵器?”

    “见过。”尼赫鲁老老实实站着一个字废话都不敢多说。

    “从哪来的?什么时候?”领主大人一看有戏,立刻发起夺命连环追问。

    “大概半年前吧,从东边邻居手里换来的。”尼赫鲁记性倒是不坏,没用多长时间就想了起来,“那时候好些部落都买过,因为比铁兵器便宜。”

    “那你不早说!”领主大人看着这货气就不打一处来,合着原来早就什么都知道,一直憋着不说。

    “老爷,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