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病树前头万木春(第1/2页)
    话音刚落,几位长老还没来得及驳斥。矮人眼里身份矜贵的泰坦遗族却像个皮猴子一样不甘寂寞,屈腿一弹落在个头最高的哼哈二将头上跳来跳去。

    巨怪身高足有三刃,在离地三刃的两颗脑袋上跳来跳去的冒失举动,立刻把矮人长老们集体吓成神经病。

    明明很想大叫,却更害怕叫声惊扰了它,跟伺候小皇帝的太监似的追在后面生怕掉下来。

    “不愧是泰坦遗族,这么喜欢呆在高处。”李察算是看出来了,这小东西个头不大心气倒不小,从屋顶到巨怪脑袋,就喜欢高来高去。

    哼哈二将平时除了爱吃肉干和讨厌尼赫鲁之外,很少会表现出强烈的好恶倾向。但此刻竟露出了憨憨的笑容,似乎挺喜欢这个在他们头顶放肆的小东西。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掌,让它爬上去。

    “奇丘!”小东西在巨怪的手掌上又一次弹跳起步,如风一般自由,留下地面上短腿的矮人长老长吁短叹徒呼奈何。

    李察本能反应一伸胳膊,立刻感到手里一沉,他双掌牢牢把这小东西卡在中间,终于再也没有半分走失的可能。

    它身高还不足两尺,大约四五磅重,外表乍看有些像狐狸或狼,但从体态判断应该是四肢着地和直立并重,两只前爪也是更灵活方便握持的样子,身后有根蓬松的长尾巴正游来荡去。

    它的身体线条轮廓有种千锤百炼的流畅感,黑色皮毛更是丁点杂色都没有,唯一对眸子是燃烧炭火般的亮红。一挥爪,李察才发现它前臂和腹肋之间还有层皮膜,应该可以用于滑翔。

    “有点滑手。”领主大人实话实说,外层皮毛上沾着一挂黏糊糊的东西,像是油脂或者蛋清。

    一群陷入呆滞的矮人终于反应过来,急忙说道:“给我给我。”

    “奇丘!”小东西被卡着动弹不得,又开始叫唤时李察直觉认为不妙,赶紧传球似的抬手扔给矮人。

    “滋。”电光一闪,空气中传来一股羽毛烧焦的味道。

    长老们被集体烫出个爆炸头,这是近几年南方省时髦青年的标配,放在他们头上很有种暮年追梦夕阳红的感觉。

    那是静电的杰作,李察吹了个口哨:“不赖啊,居然继承了泰坦的雷霆法术!”

    就是缩水得有点厉害,传说中泰坦掌握着天空和雷霆的权能,到它这光剩下滑翔和静电,简直比蜗牛和黄牛的差距还大。

    “奇丘!”它又扯着嗓子叫起来。

    矮人长老也不是傻的,连忙一记长传转头扔回给李察。但领主大人身手矫健岂是这群老梆子所能想象,情急之下拽过尼赫鲁挡在前面,于是这货惨叫一声也火线加入老年追梦队。

    “小样。”李察放下尼赫鲁,拎着这个泰坦遗族的后颈皮。

    从上古年代遍数至今,他可能是唯一一个单手完成这项壮举的人物,简直应该在史书里狠狠记上一笔。

    使用过两次雷电之后,它看起来有些萎靡不顿,大耳朵无力地耷拉着一动不动,只偶尔转动眼球可怜兮兮地看着面前的人类。

    “真黑啊。”李察由衷感叹。

    确实是黑,完没有杂色不掺水分的黑,黑到在夜色里都无法隐匿身形,会因为明显会比周围更黑而暴露。

    民间传说黑色动物、比如黑猫黑狗都天生灵性,如果是真的,那这小家伙光凭卖相就无愧于泰坦遗族的威名。

    “你这货还说矮人承受不了泰坦的源质。”李察敲了敲尼赫鲁蓬松的狗头,对他满嘴跑马车的行为表示惩戒,“明明这么个小东西都行。”

    “冤枉啊,那么多年说不定早就漏光了,谁能猜到。”尼赫鲁还挺委屈。

    “你们快看!”罗比突然高呼一声指着泰坦遗骸。

    所有人齐刷刷转过头去,今天的风云变幻原本已让大伙吃惊吃到倦。神经迟钝至哪怕庞贝的搞笑大师齐聚一堂载歌载舞,他们也能面无表情地回以一声“哦”。

    但此刻入眼所见,仍让每个人都不由慢慢张大了嘴巴。

    那颗巨大的、历史悠久的、也许世界仅存的泰坦头颅,正不可阻挡地一寸一寸化作漫天飞灰飘散。毛发、皮肤、脂肪、肌肉、骨骼,由表及里地消失不见,就像黄沙城堡猛地坍塌散落,每一处崩溃都在加速着整体的湮灭。

    最终只留一地余烬,见证曾经的存在。

    矮人们露出了悲戚的神情,甚至有人红了眼眶呜呜地哭起来。他们用祭祀器具小心地收敛那些灰烬,准备带回安葬。

    “完成了最后的使命,终于可以尘归尘土归土了。”罗比低头叹息。

    “是啊。”

    对于李察来说吗,泰坦也好,源质也罢,包括那只新生的小兽,都可以说和他没多少关系。

    原本是个无关的看客,但他此时此刻忽然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悲凉,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