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却有黄雀在后头(第1/2页)
    熊人作为一方荒野豪强实力绝对不弱,力量和血性他们都不缺,天生就有靠暴力吃饭的本钱。

    最普通的熊人战士赤手空拳也能轻松撂倒三五个副武装的庞贝士兵,聚集起来硬抗战马冲锋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惜他们的对手更强——力量、装备、武技、后援、斗志,样样都领先一点积攒起来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更何况他们现在面临的对手不止有高山堡,还有正面的矮人。

    两面作战任何时候都是兵家大忌,会极大损害战士的决心和勇气,这世上也许有兵法大家能无视常规自成一派,但显然不会是眼前这些熊人。

    冈瑟和几个手持双斧的高阶蛮人巨斧战士跟随李察,组成了最锐利的突击锋刃。

    在力量足够的前提下,相对瘦小反而成了优势。那些门板似的熊战士很难有足够敏捷跟上他们动作。

    李察弯腰捡起一把战斧,抡圆膀子甩手朝着正面人群扔了出去。

    脸贴脸的距离没有任何射失的可能,力量堪比床弩的飞斧刹那间就没入人堆不见踪影。

    利刃翻滚,鲜血飞溅,垂死的惨叫声接连响起。

    “跟我来!”冈瑟立刻带头向着飞斧的方向冲过去,对方也不甘示弱地发起反冲。

    双边都在努力进攻把己方阵线朝对手的方向顶,都在尽最大可能从肉体上毁灭敌人,结果却是高山堡不断前进而熊人接连退败。

    不少熊人战士已经发现,这些身披铁甲还加持着石肤术的蛮人抗打能力未免太夸张了,跟他们对攻吃亏的居然是自己。

    如果说宗主们还多少有点抵抗能力,那跟在屁股后面的兔头人可真是倒了血霉,这些附庸战士比面对绞肉机的肥猪肉还要无力。

    蛮人们甚至没有特意攻击他们,仅仅随手一抡已经足以把兔头人纤细的骨头碾碎。

    李察在一步一步前进,身后留下无数新鲜碎肉和残肢,滚烫的热血甚至使脚下的土地也变得泥泞。

    面对蛮人熊战士还只是吃亏,而面对高山堡领主简直是在被宰。他们淳朴的脑袋想不明白,这个小矮子哪来那么大的力量!

    熊战士之间开始响起粗犷嘹亮的呼喝,伴随着这阵呼喝他们开始缓缓收缩后撤。

    好歹算是一方豪强,倒不至于因为这点挫折就崩溃。

    只是生力军加入让他们明白已经无法成目标,不愿意再把宝贵的部落勇士挥霍在没有意义的战斗里。

    熊人临走前留下不少兔头人断后,这帮兔儿爷也不知被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还真忠心耿耿冲上来用生命拖延敌人追击的脚步。

    李察抡着巨剑,一下放翻了整整半个圆弧的兔头人,目送着铁塔似的熊人渐渐在夜幕中远去。

    他们虽然吃了大亏但仍然为持着相当的镇定和士气,撤退时甚至还有闲心带走了几具同族的尸体,并不是会被轻易屠杀的溃军。

    “别追了。”领主大人拦下了跃跃欲试的蛮子。

    系统晋级的诱惑让高山堡战士能长久维持高昂的士气,而且极具主动性,副作用就是有时难免太过于好战。

    如果把军队比作战马,他们显然是最暴烈的那种。驾驭的难度不在于怎么启动,而在于如何停下来。

    “李察。”安妮小跑着带领半人马和萨满赶过来,还没容她说句话。

    远方黑夜中突然响起一阵声势浩大的鬼叫,紧接着是熊人那独特的低沉咆哮,连成一片的铁器碰撞声也很快接踵而来。

    高山堡众人面面相觑,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听这动静,傻子也知道是熊人撤退路上遭遇了伏击。

    李察抬手把巨剑往地上一插,脚下的泥土因浸血而变得松软,剑刃一下子没进去一半。

    他现在总算体会到混战能有多混乱了——熊人准备突击矮人部落的同时,居然也有人打着螳螂捕蝉的主意,把目光放在了他们身上。

    “安妮。”李察冲茫然无措的半精灵挥了挥手,“我先去去试试能不能跟那帮矮敦子说上话。”

    矮人处在这场乱斗的风暴中心,戒备心理很强。哪怕高山堡实质上帮他们击败了强敌,那些矮人守卫战士也没有半分放松警惕的意思。

    顺着围墙豁口望进去,能看到成片的银光闪耀,那是矮人步兵甲胄的反光。他们持盾守卫,沉默得像是一块块顽石。

    矮人很明白,敌人的敌人未必就一定是朋友,也有可能是另一群秃鹫。

    “你们都先留在原地别动。”李察伸手点了点蛮子、半人马和几个萨满。

    “头儿,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冈瑟扛着斧头想跟上来。

    “用不着。”

    领主大人捡起一块熊人留下的橡木包铁山盾遮住身体,在矮人和高山堡卫队万众瞩目下,不急不慢地一步步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