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出发(第1/2页)
    “李察,你有把握吗!”安妮的声音都在发颤,精致的鼻翼两侧沁出汗水。

    “十成不敢说,三成是有的。”李察吹牛皮从来不打草稿,因为打草稿就落了下乘,会妨碍高手发挥真实水平。

    安妮扶着额头,高山堡领主的行事风格总让她觉得赌性深重,但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很喜欢以小博大的人。

    或者说商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只要足够有利可图就不能顾惜风险。

    “李察,我代表沃雅商行加入这次行动。”安妮明白自己此刻心态是扭曲、是贪婪、是人为财死的天然写照。

    她纠结,但旋即又释然。商人追逐利益,一如战士追求荣誉,再正当不过,无可指责。

    领主大人背对安妮望向远方,留下个淡定从容的背影,“合作愉快。”

    他必须转身,因为再不转身安妮就会看到他脸上奸计得逞的窃笑。

    高山堡班人马倾情出演一上午,鱼儿可是终于上钩了。这世上从来只有一种奇迹,那就是竭力准备后的顺理成章。

    对领主大人来说,拉沃雅商行入伙意义重大。那一百多人的佣兵队伍是个重要原因但还在其次,真正不可或缺的因素其实是安妮——

    “不把她哄来咱们怎么跟矮人搭上线。”临行前,李察秘密召集了领地卫队大小头目开个例会,算是大战之前给他们通通气,统一下思想。

    围着桌子坐了一圈的卫队头目们赶紧使劲点头,做恍然大悟状。

    “大伙要搞清楚,咱们的目的是什么?”李察坐在桌子上,目光环视巡梭那一张张面孔。

    “占矿。”冈瑟赶紧表示自己知道。

    “那你们觉得这主意咋样啊?”地窝里光线比较昏暗,领主大人低头给自己斟了杯茶。

    他头垂得很低,所以其他人也看不清领主大人此刻的表情。

    蛮子们赶紧抓住机会狂拍马屁,半人马开始还放不开,很快也从善如流了,大有后来者居上的架势。

    什么“既有雪狐的狡诈又有冰熊的勇力”,什么“兼具拿皇魄力与腓帝计策”,什么“高瞻远瞩独具慧心眼光长远”,地窝里一片快活的气氛。

    领主大人端着茶杯听了半刻钟马屁如潮过足瘾,然后给这群马屁精一人赏了一脚。

    “一群傻驴!”李察把杯子往桌上使劲一撴,茶水飞溅。

    “以为自己个个都是战神下凡?还占矿,看把你们能的,咱们高山堡填进去能有几成胜算?”领主大人没等他们回答,自己先竖起一根食指晃了晃。

    “一成,最多一成,甚至更少!”

    这劈头盖脸一通骂,卫队头目们集体沉默了。

    他们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以自家兵力参与这一场绞肉机般的混战,用天大劣势来形容都是少了。

    此前之所以一直看起来信心满满,是因为坚信战无不胜的领主必定有办法。现在这个肥皂泡被领主大人自己戳破,他们也无可避免地感到沉重。

    还是赫特会看风色,适时接了个茬,“大人,那咱们人这么少,为什么还要去呢?”

    “战略眼光,我强调过很多次战略眼光。”李察趁机给这些未来军官们上起了课,“正是因为我们人少才不得不去趟一趟浑水。如果有一千战士高山堡可以坐山观虎斗,但事实是只有一百,那就不得不自己进去走一遭。”

    “我以前跟冈瑟说过,一个大部落南下就是池塘里扔进条狗脂鲤,小部落要重新洗牌的,那还只是南下。”李察拍了拍冈瑟的肩膀,后者正一脸迷茫地摸着后脑勺。

    “大人的确说过。”赫特的神情一看就让人信服,不动声色地把冈瑟正摸后脑勺的手从背后拽下来。

    “一旦有了铁矿,任何一个部落只要不是傻子,规模就会像插上翅膀一样飞速壮大。”李察双手环胸,一双眼睛在暗室里简直好像在发光,“他离我们可太近了。”

    “喜欢关起门自己过日子的矮人也就罢了,可如果是熊人这样暴虐的部族扩张起来。那何异于在池塘里下了张绝户网,咱们怎么生存?”

    李察的目光扫过一张张面孔,头目们腰杆挺直了,拳头捏紧了。

    越是强大者地盘意识越强,很凑巧,他们正好都是。

    面对突如其来的威胁,他们的第一反应绝对是把南墙撞破,而不是退缩回去另谋他法。

    “高山堡能不能占矿无所谓,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赢得那么舒服。”李察狠狠拍着自己的胸膛,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实话放在这,我们这次去就是要当搅屎棍,一根响当当的搅屎棍!把这滩浑水再搅他个翻天覆地!”

    李察的声音已是近乎咆哮:“不论是谁想占领铁矿,我要让他流干最后一滴血!让他痛彻心扉!二十年都别想缓过这口气来!”

    “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