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地精豪杰(第1/2页)
    龙脉总不能是无中生有,李察忍不住好奇到底哪位龙族口味如此生冷不忌,让龙血和地精产生了交集。

    不过对于这个幸运地地精来说,那些来自巨龙的血脉确实带来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惊天逆转。他手持两柄双刃战斧威风凛凛,顾盼四雄,眼睛里散发着精澈澄明的豪勇之光。

    这是真正的勇士在无敌生涯中才能打磨出的自信,唯属于当世豪杰的特权,哪还是同族那些蔫不拉几的东西!

    “出来吧,我的巨兽!”

    他说的居然是字正腔圆的大陆通用语。

    伴随着一阵沉闷的巨响,河滩边洞穴里钻出一只摇头摆尾的怪物。李察和蛮子们瞧了一眼,齐刷刷倒抽一口凉气

    那是头肩高近三刃的巨兽,看起来像放大了无数倍的穿山甲,只是更修长俊美。一身厚重的鳞甲被河水浸湿,在太阳下折射出温润的光泽。

    地精虽然天性懦弱,但万物既然存在就必然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他们喜欢依附强者接受保护,所以这些小东西有时会为大型野兽提供食物,形成一种奇妙的共生关系。天长日久,地精甚至能凭借总算比野兽灵光些的头脑,成为豢养巨兽的主人。

    不过一般只有大地精和熊地精才有这么干的本钱,普通地精光是喂饱自己都无比艰难,一般不会有余粮可以喂给巨兽。

    “外来者!迎接死亡吧!”大个龙脉地精居然还修炼过斗气,双手一晃,斧刃上便浮现出一层驳杂的乳白色微光。

    “欧克!欧克!欧克!”地精们仿佛看到了行走在地上的神明,发疯一样地呐喊,连那些正在大出血的也不例外,一边吐血一边大声助威。

    “欧克你娘!”冈瑟抬手扔出了投矛。

    他是身高两刃一体重两百磅以上的壮汉,身上肌肉犹如雕塑般完美,没有一块是多余累赘,力量更是毋庸置疑。可他的投矛落在巨兽厚重的鳞甲上,“叮”的一声被弹到一边,只在幽黑的鳞片上留下个凹坑。

    “这什么玩意!”冈瑟满脸见了鬼的骇然,以他的实力就算是铁甲也射得穿,平生还是第一次在鳞片上吃闭门羹。

    大个地精翻身跨坐在巨兽背上,驱动坐骑向敌人发起冲锋。

    这种身高超过三刃的怪物体重保守估计也有三千磅以上,光靠脚步就能使大地震颤,速奔跑时足以撞塌中型城镇的吊门,而眼下挡在前面的不过血肉之躯!

    零落的地精尸体已使他出离的愤怒,唯有将敌人彻底碾成肉泥才能稍稍缓解。

    “都给老子让开!”李察攥着一支投矛,略一瞄准,挥手扔了出去。

    他准头实在欠奉,投矛只是勉强擦过巨兽的肩,落点掌控简直跟冈瑟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但他们的力量又何止是云泥之别,无与伦比的蛮力足以使一切产生质变,在场任何人都无法用眼睛捕捉到这支投矛的轨迹!

    便如同床弩劲射,擦过巨兽肩部,剃刀一样铲飞一溜鳞片,留下一道血肉模糊的凹槽。

    鲜血不要钱一样涌了出来,包裹在厚重鳞甲里的巨兽一定很少受伤,对疼痛格外敏感。居然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哀鸣,冲锋的脚步也因此踉跄。

    李察像一道离弦利箭一样冲了出去,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弯腰抱住了巨兽的一只前掌。

    蛮子们一时间呆住了,他们看得出头儿是想把这巨兽扳倒,但……这真的是区区人类可以做得到的吗?

    “开!!”他憋得脸色通红,额角爆起粗大青筋,两臂肌肉在剧烈颤动!

    众目睽睽下,李察的腰正一寸一寸直起来!

    穿山甲似的巨兽怆然长鸣,不由得朝他用力的方向踉跄几步,然后山崩似的倾然倒下!

    “砰”,一声沉闷的巨响,脚下的大地也随之震动,一片尘土四散飞扬。

    最简单纯粹的蛮力带来了最震撼的视觉冲击,场上一时间安静的落针可闻,连濒死的地精也不由得闭上嘴巴。

    “我杀了你!”

    龙脉地精堪称悍勇无双,巨兽倒下时他从旁边跳开没被压住,此刻挥舞着双斧,毫不犹豫的向李察冲过来。

    斧头是传统重型兵器,挥砍时自带巨量惯性加持,通常难以直接招架。

    但力量的差距可以抹平一切,李察只是一剑就轻松荡开双斧,灵巧的剑刃割开皮肤、斩断肌肉,顺着肋骨间隙直刺心脏,眨眼间便泯灭掉所有生机。

    经验值+175

    仅剩不多的地精随着大个地精的倒下瞬间土崩瓦解,哭嚎着四散溃逃。

    蛮子们开始兴致勃勃地搜寻战利品,他们久居冰原对地精这种生物缺乏了解。还不知道他们简直就是穷困的代名词,绝大多数凹坑里不可能存在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只有在大个子地精占据的洞穴里稍有收获,找到一小箱庞贝钱币和一本斗气秘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