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大风起兮(第1/2页)
    炎魔。

    在更正式的魔兽谱系研究中,名叫做巴菲洛夫岩浆恶魔。性格冷酷暴虐,掌握着极为高深的天赋火焰法术,并且作为魔兽还有着极强的近战肉搏能力。

    对普通人来说,是灾厄的化身,是死神的代言人,是难以对抗的终极武力。

    但是对高山堡领主来説,也就那样吧。同档次的巨龙早就收拾过不止一次了,再来一头炎魔也没什么好稀奇。说有十成十把握肯定过于嚣张,但非要说只有九成那也未免谦虚。

    所以自从决定要去征讨炎魔的那一刻开始,高山堡压根就没把炎魔本身太当回事,只是因为可能存在地精遗迹的关系才格外关注。

    相比之下,反倒是另一个消息更让李察感到吃惊。

    寒号枭送来的火罗纸信筏,加盖着索伦的私人印鉴,绝无伪造的可能。内容很短但信息量很大——庞贝准备继续对斯图亚特发起攻击。

    李察刚看到这个消息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嘴里接连嘟囔了好几遍“真的假的”。

    作为一名王国正牌贵族,他可是知道今年的寒潮对农业造成了多大损失。虽然秋收还没面开始,但已经可以预见,往后日子会比较难熬。

    后勤供应甚至可以说是战争中最重要的一环,疲软的秋粮供应按理说没办法撑起一场大规模军事行动。

    “当然是真的。”巴克兰倒是对此毫不意外,“正因为今年日子会比较难过,才必须得打一仗。只要在战争中死的人足够多,吃饭的嘴不就少了吗,再不济也能抢一把斯图亚特。”

    “严重到这个地步?”李察一愣。

    “你以为呢?”老白虎耷拉着眼皮,一声沉重的长叹,“高山堡从来不缺吃穿,但是有些地方麦豆的价格早已经涨到天上去了,你不知道罢了。”

    “不过虽然正式公文还没下来,但这次肯定没高山堡什么事。”他拍了拍领主大人的胳膊,“咱们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就行。”

    “为嘛?”李察正在吃早餐。

    他现在饭量十分惊人,硕大的餐盘里煎猪肩肉香肠摞得快到下巴高,这还只是一部分而已。

    “因为斯图亚特现在处于颓势,赢面很小。”巴克兰也在吃早餐,只两枚煮鸡蛋,很清淡也很养生,“这一仗在好些贵族看来,可是个百年难遇的发财机会哩。上次好处就让你占光了,这次谁还愿意带着你。”

    “……也是。”

    领主大人不得不承认这番话有一定道理,就凭他对贵族这个群体的了解。彬彬有礼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鹭鸶腿上都要刮瘦肉的贪婪之心。

    而且嫉贤妒能起来,也个个都是把好手。

    虽然他本来就没多大兴趣跑到斯图亚特,但一想到居然会被那帮低能傻卵排挤,还是很不爽利。

    …………

    收拾炎魔这件事毕竟宜早不宜迟,浪费时间就是对整个迟暮大森林犯罪。

    吃过早饭的李察,朝给他送行的后援团挥挥手算是告别。自顾自坐上铁席,随意得犹如一个准备打卡上班的社畜。

    除了作为向导的伊丽莎白,他连一个帮手都没带。牛皮哄哄地朝众人表示,开膛手旗帜上马上就得再绣一个炎魔头颅。

    其实如果伊瓜因的龙伙伴奥西里斯能参战的话,对付炎魔会是个很有力的帮手。可惜以巨龙的块头,怎么也不可能穿过那些逼仄狭长的地下甬道。

    “李察,你嘛时候功成回来?”安妮朝正在逐渐升空的铁席大声问道。

    “最迟明天下午。”

    铁席伴随着一阵狂笑声朝空间裂隙的方向风驰电掣而去,于是没多会功夫,领主大人又发现了伊丽莎白的一个命门——严重恐高。

    这个异类美人死死抓着铁席上的扶手,脸色苍白连牙关都在打颤,分明一副怕到极点的模样。

    虽然硬撑着不想露怯,却无论如何掩饰不了最本能的生理反应,哪还有当初在歌利亚缺口的半分威风。

    “你恐高?”李察貌似关切地问道。

    “没有。”这位异类美人出口的颤音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哦,没有就太好了。”领主大人的笑容很憨厚、很朴实,“那时间紧急,咱们就快点赶路。”

    铁席在空中的飞行轨迹变得忽高忽低、忽快忽慢,时而高空俯冲,时而急速拉升。伊丽莎白的矜持只维持了短短几息就宣告破产,不管不顾手脚并用抱着李察的后腰,沿途留下一连串声嘶力竭的尖叫。

    铁席飞过荒野,飞过空间裂隙,也飞过广阔的森林,最终在歌利亚缺口平稳降落时,伊丽莎白已经近乎昏厥。

    “大人。”赫特从不远处一路小跑过来。

    最近他一直驻守在迟暮森林里,已经很长时间没回过高山堡。据赫特自己说,他的箭术水平到了一个随时有可能突破瓶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