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补完(第1/2页)
    “那条沙蜘蛛母虫又是怎么处理的?”巴克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赶紧问道。

    “留在那没动,让它继续产卵吧。正好练练兵顺便收割一波蛛肉,榨取部价值,怎么都不亏。”李察嘿嘿一笑,“反正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它的位置,有问题随时可以过去弄死。”

    “那就好,我就怕你一时冲动已经给弄死了。”老白虎咂咂嘴,慢吞吞地说道,“咱们现在既然已经掌握了蛛后,完可以让她指挥着蛛群过来送死,一点风险都没有。”

    “我对蛛群根本没有那么强的掌控。”伊丽莎白抽噎着辩解。

    “爱哭包说她虽然奴役了母虫,但也只能在不违背沙蜘蛛天性的条件下,进行有限调度,不可能驱赶它们送死。”领主大人摆摆手,否决了巴克兰的提案,“我感觉应该是真的,否则那天我们去找她的时候,蛛群不会那么容易被调虎离山。”

    老实说,李察刚开始也打过跟巴克兰一模一样的主意。可惜白日梦终究是白日梦,破灭之后还得认清现实。

    “是的,月圆之夜围攻泰坦眷属正是沙蜘蛛最根深蒂固的天性之一。”赛托斯酋长叹一口气。

    万年来饱受蛛祸的困扰,要说在场众人谁最烦沙蜘蛛,他肯定当仁不让。但烦归烦,把所有的仇恨和厌恶一股脑推给伊丽莎白,显然也有失公允。

    由于所有魔法知识都被邪化泰坦管制,无论是铁巨人还是虎灵都只能靠身板吃饭,个人实力算不上太出色,这点压根无可否认。

    就凭伊丽莎白巅峰时期的水准,如果她想进攻迟暮大森林的话,根本没有一个人能阻挡她,这片安静祥和早就应该破灭了。

    李察隐约猜测可能是因为吸纳了太多虎灵的灵魂碎片,伊丽莎白的潜意识多少会受点影响,不愿意太为难虎灵。

    “不应该吧?”安妮迟疑着问道,“母虫不是所有沙蜘蛛的母亲吗,难道不能约束自己的孩子?”

    “其实仔细想想很合理。”巴克兰托了托鼻梁上的玳瑁眼镜,“地精培育沙蜘蛛是作为自己的工具,而不是母虫的工具。母虫承担产卵职能就已经足够,绝对要避免跟地精抢夺指挥权。”

    “现在地精不见了,能支配沙蜘蛛的可不就只剩下天性。”

    “我要特意告诫大家一点注意事项!”领主大人竖起食指,严肃地对周围人晃了晃,“别看这个爱哭包现在实力和心态双低迷,那是因为损失了大量灵魂本源。但是一旦被她跑掉,回那个源血池子里泡一泡,就还能慢慢补回来。”

    “我不是……”伊丽莎白抹了把眼泪,“不是爱哭包。”

    “而且爱哭包手段很多,我不知道的没准也还有,所以千万要严加看管,小心别让她跑了!”

    一干人连忙点头应是。

    假如有个巅峰伊丽莎白躲着李察四处搞偷袭,那后果确实谁也扛不住。道理大家都懂——与其指望生活在心灵风暴中的扭曲生命能发善心,还不如压根别给她这个机会来的利索。

    “源血、源血……”巴克兰低着头来来回回念叨几遍,突然抬头问道,“源血有什么作用?”

    “作用?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天气闷热潮湿,李察不耐烦地把蒲扇从伊丽莎白手里抢过来,自己呼哧呼哧扇了两下,“爱哭包泡进源血池子里,能补充灵魂源质。”

    “不对吧,起码这肯定不是地精最初的目的。”老白虎摇摇头,绿豆小眼隐藏在脏兮兮的镜片后面,显得有些意味难明,“伊丽莎白小姐的诞生对地精来说完出乎意料,所以源血肯定不是为她所准备。我真正想知道的是,地精提炼源血的初衷究竟会是……”

    巴克兰说到一半,转而好奇地问道,“哎?伊丽莎白小姐你捂头作什么?”。

    “咦,对啊!”李察恍然。

    伊丽莎白本身已经是意外,源血能给她补充灵魂本源更是意外中的意外。又是母虫又是魔鱼,想必地精当年一定花费了很大力气,总不至于就是为了搏个意外。

    他扭头拿着蒲扇,毫不留情地用侧边在爱哭包头上“砰砰砰”连敲三下,“我靠,就知道你果然还有东西瞒着老子!”

    “你就别再欺负她了。”安妮看着伊丽莎白猛然增加的眼泪流量,实在有点于心不忍。

    “对敌人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酷烈!”领主大人搓了个响指,“爱哭包,还不赶紧从实招来,省得大刑伺候受皮肉之苦。”

    “先别忙,让我猜一猜。”巴克兰深吸一口气,竟然仿佛有点激动似的,颤声说道,“李察对源血的描述总让我觉得很熟悉,作为一个老年人我的头脑实在不像年轻时那样机敏,竟然现在才想起来。”

    “长老,你要是知道点什么倒是快说啊。”领主大人差点没让他急死。

    “我是自然教派的信徒。”老白虎从脖子里掏出一片金属橡叶挂坠,亮了亮又掖回去,“我们教派虽然统一信奉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