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意料之外(第1/2页)
    ()    “听起来很厉害。”还是领主大人最先镇定下来,示意其他人稍安勿躁,“不过我挺好奇,你为什么选择这个狗头人,而不是我呢?”

    “毕竟我才是你最大的威胁,只要能干掉我,其他人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这个问题,无疑相当诛心。

    作为当下局面的绝对掌控着,李察对真正能威胁到自身的因素,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如果对方给出的回答无法令人满意,很抱歉,她绝对不会再有机会反思自己的错误。

    关于这一点,已经在无声中出鞘的长剑斩龙可以作证明。

    “因为……”伊丽莎白一边抽噎一边抹掉眼角的泪水,整个人已经行将陷入崩溃,“因为我没办法控制住你,就没办法连上节肢……”

    “必须得连上这玩意作介质?”李察试探着拨了一下她颅侧的短节肢,没发现什么奥妙。

    “嗯。”

    “原来如此。”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都稍稍松了口气。

    如果必须制服对方连上节肢才行,使用起来限制就很大了。虽然不得不承认还是非常厉害,但好歹没有最初想的那么恐怖。

    比如自家领主,从头到尾打得伊丽莎白连连败退,压根用不着担心被卷入莫名其妙的心灵战争。

    “可你为什么要选择尼赫鲁呢?”薇拉看起来还是很困惑。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李察打了个响指,朝正在燃烧的虫卵扬了扬下巴,“因为尼赫鲁刚才点火油桶时暴露出自己会魔法。如果夺取到他的记忆,伊丽莎白便可以成为元素使用者。”

    “一身原本没啥大用的精神力,可不就从此变废为宝了嘛,对不对?”

    “对。”伊丽莎白点点头。

    “太理想化了。”薇拉叹了口气,摇摇头,“再怎么深厚的精神力,冥想积攒魔力也需要时间,李察又怎么会给你这个时间。”

    “而且尼赫鲁翻来覆去就会那么几个法术,学会又能怎么样。”德古拉忍不住说道。

    高山堡人都知道,尼赫鲁左手嗜血右手火球,念咒两小时施法五分钟,消耗巨大的同时还做到了威力奇小。在开膛手军团飞速发展膨胀的今天,都是没什么卵用的典型代表。

    “你们不要太高估她好不好。”李察摆摆手,把斩龙插进剑鞘里,“抛开那些强大的能力不谈,她可以说就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土妞,对魔法的了解没准比普通平民强不到哪去,有些想当然的错误观点很正常。”

    “可是我凭什么会输?”伊丽莎白不服气地说道。

    “哈哈哈。”领主大人安下心来,不禁仰天大笑,“恐惧可是心灵世界中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如果你知道这货究竟有多怕死,就肯定不会选他当目标。”

    这可不是他瞎胡扯,心灵层面没有现实那么多条条框框,极端的情绪往往就代表着极端的力量。

    在怕死这方面,狗头人萨满至少是魔导师级别,所以他的心灵世界无疑有道令人绝望的叹息之墙。

    任你什么邪神蛛后,敢来进犯都只有吃瘪一个下场,不存在半点意外,可比他现实中厉害多了。心灵世界的争锋非常凶险,雄厚的精神本源固然能带来优势,但再弱小的生命也可能隐藏着足以令神明束手的强大。

    伊丽莎白要是但凡有点神秘学知识,就绝对不敢轻易在风险不明的情况下使用“摄魂”。可惜,太高端的知识注定跟她绝缘。

    “这就是命运弄人吗。”薇拉终于想明白因果,难免有些感慨。

    “多么强大的伊丽莎白,又是多么神秘的能力。偏偏遇上李察就像遇到克星似的,处处都在吃闷亏。”

    “因为君上更强大。”德古拉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还能使用摄魂吗?”李察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问得很仔细。

    他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出伊丽莎白现在异常柔弱的状态肯定不对劲,赶紧趁机把能问的都问个遍。

    “不能了。”伊丽莎白擦了擦眼泪,低着头小声说道,“虽然以前从没使用过摄魂,但从拥有意识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这是毕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领主大人没忍住又是一阵窃笑。

    摸着良心讲,就凭摄魂这么霸道的效果,哪怕一辈子只能用一次也绝对不亏。可惜浪费在尼赫鲁这块扶不上墙的烂泥身上不说,最后还失败了。

    满桌子筹码推下去赌,最后连个铜角子也没捞回来。

    “咳咳。”他咳嗽两声,努力板着脸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失败的后果是什么?”

    “我损失了近半精神本源。”伊丽莎白本就白皙的脸庞变得更加苍白。

    “什么?”李察先是一愣,脸上的笑容霎时间荡然无存,指着躺在地上正处于昏迷的尼赫鲁,嘴里简直一句囫囵话都憋不出,“那他他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