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沙蜘蛛的秘密(第1/2页)
    ()    说话的时候,巴克兰德脸色严肃得活像是吞了一吨秤砣。

    领主大人本来也很严肃,听完之后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老头,怎么说呢……就是……蜘蛛跟咱们这些智慧生命的……那个器官不一样,你明白我意思吗?”他支支吾吾地进行着神秘科普。

    “这我能不知道?”巴克兰让气得差点当场跳起来,“作为一个博物学者,你可以侮辱我本人,但是不要侮辱我的专业学识。”

    “哦?”李察抱着胳膊,笑容很淡然,宛如在高空之上俯瞰地面的蝼蚁。

    这话要是对别人讲也还算有点说服力。

    但自从望远镜筒、氢气球还有德古拉的血型论诞生之后,凭借那些谁也不知从哪来的奇怪知识,他大有成为高山堡博物学第一人的趋势。

    巴克兰这么说,可不是一脚正踢在铁板上。

    “这么大年纪了,别总关心下三路那点破事。”领主大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要是闲的无聊,完可以学门乐器,那个多健康。”

    “我……”老白虎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竟然无言以对。

    “没事我走了哈。”

    “等等!”巴克兰死死拽着他的袖子,“我发誓我知道正常蜘蛛应该是什么样子!但沙蜘蛛真的没有繁殖器官!”

    “真的?”李察面带狐疑。

    总算巴克兰平时还算靠谱,如果换尼赫鲁的话,李察肯定鸟也不鸟已经走了。

    “千真万确!”老白虎就差指天赌咒发誓。

    “你说清楚,是有些沙蜘蛛没有繁殖器官,还是所有沙蜘蛛都没有繁殖器官?”领主大人脸上轻松的笑意霎时不见了。

    这个问题很关键。

    一头这样还可以推给畸形病变,但假如个个都这样,就不是偶然能解释的了,那是必然。

    “我检查了足足几百头沙蜘蛛的骸骨,它们无一例外,都没有繁殖器官。”巴克兰看见他终于认真起来,总算松了口气,“以此类推,其他沙蜘蛛有繁殖器官的可能性很小。”

    “这么多沙蜘蛛,总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李察皱着眉头陷入思索。

    “是啊,总不可能是凭空变出来的。”老白虎心有戚戚。

    两个人一时间都没说话,只听得到微风吹拂过树叶,簌簌作响。

    其他人看他们俩的样子,也知道肯定在商量事情,默契地留出一份安宁。

    远方隐隐约约传来附庸领民的欢声笑语,在克服掉最初的恐惧后,他们找到了一份质朴的收获乐趣。

    “沙蜘蛛能从远古时代,一直存续到今天,可见一定有某种办法繁殖。”李察对着地面轻轻一脚,踢起几片湿腐的落叶。

    “我也是这么想。”巴克兰点点头,慢吞吞地把胳膊架在树干上,“它们肯定有办法繁殖,只不过普通沙蜘蛛不参与这个过程。”

    “听起来就好像是蜜蜂或者蚂蚁那样。”李察从粗糙的树干上捏起只棕蚁。

    这种蚂蚁算是迟暮大森林的特产,块头很惊人,足有一个小瓜子仁那么长,却完是吃素的。

    “工蚁负责外出觅食和大部分劳动,但只有雄蚁和蚁后才有留下后代的权利。”李察接着说道,“如果我们所见的沙蜘蛛在族群里只不过是类似工蚁的角色,那蚁后在哪里呢?”

    李察对沙蜘蛛怀有很浓厚的好奇心。

    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对隐藏在沙蜘蛛背后的远古地精文明,怀有很浓厚的好奇心。

    “或许我可以飞到天上找找……不行。”领主大人说着说着自己先否决掉了。

    石壁外面的荒漠实在太过于广袤,就算高空中视野会相对开阔一点,找起来也是大海捞针般困难。

    而且到处瞎飞乱逛,万一撞上那些自称神族的邪化泰坦,乐子可就大了。

    “你啊,想岔了。”巴克兰托了托鼻梁上的玳瑁眼镜,脏兮兮的镜片后面一双绿豆小眼似笑非笑,“既然是工蚁,它就一定会把收集到的食物送回窝里,供养蚁后。”

    “对啊!”李察猛地一拍巴掌。

    上次跟土著虎灵并肩作战的记忆,在他脑海里瞬间清晰起来。如今回过头想想,其实已经有很多细枝末节在隐约披露着真象,只不过那时没深究罢了。

    “沙蜘蛛跟土著打仗的时候,吸到血的沙蜘蛛就会立刻退出进攻,回到荒漠里不见踪影。”

    “如果吸血是为了自己食用,完没必要退出。”老白虎不慌不忙地说道,“它们之所以要这么做,很可能就是为了供奉族群里的主母。”

    “嘶~”李察倒抽一口凉气,连连点头,“长老,真有你的!这个猜测好像靠谱!”

    “作为博物学者,研究世间万物之间的练习,这又算得了什么!”巴克兰总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