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亮相(第1/2页)
    ()    “就冲你这句话,我留他一命。”领主大人很诚恳,诚恳到差点把阿贝尔亲王给生生气笑。

    但他身后的庞贝使节们可没法跟着轻松起来。

    按照原本最乐观的估计,他们觉得高山堡领主有希望换掉一个龙骑士,然后剩下的问题交给另外两位决斗选手解决,这样就有赢面。

    ——最乐观的估计也仅仅是有赢面而已,毕竟有龙和没龙差别实在巨大。公允地说,能有赢面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现在对方居然有两个龙骑士!

    胜利女神这次不站在庞贝一方,很明显原本圣荷西不打算派出这种天团级阵容的。结果好死不死敲定名单后,杰拉尔德走狗屎运成了龙骑士,而使节团名单并没因此改变,他才会出现在梵蒂斯。

    这种巧合出现的概率简直比喝凉水噎死还要低,偏偏却真成了眼前要面对的现实,无法更改、无可回避。

    庞贝使节团手里能打的牌就那么些,生拼硬凑攒出一副组合,好不容易能跟对手掰掰腕子。但忽然间,要面对的龙骑士从一个变成两个,难度何止是翻倍那么简单!

    那可是龙,从屠龙能获得的巨大声望里,也该判断出这种生物有多恐怖!

    当那双遮天蔽日的皮膜翼在地面上投下阴影,往往就意味着死神降临。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使节们顿时有点崩溃。开疆拓土的崇高荣耀,曾经离他们只有那么一点,现在却仿佛已经咫尺天涯。

    越到这种时候,越能看出谁是美玉谁是土坷垃。

    施密特亲王拍了拍李察的肩膀:“别有心理负担。对手是两位龙骑士,输了没人有资格责怪你。在我看来,国家大事从来不该由好勇斗狠决定,让你承担这份责任本来就不公平。”

    能在巨大的患得患失中仍旧保持公正,光这一点,已经难能可贵。

    “是啊,注意保护好自己。”贝德里克结结实实抱了他一下,倒比李察自己还紧张,手心里湿漉漉是汗。

    “不用担心,只要没当场死亡,我都能把你救回来。”保罗主教同样有骄傲的权力。

    “你们是不是搞笑?就这种瘪三老子一只手就能揍三个。”领主大人听着听着渐渐觉得不太对味,很不爽地说道。

    这时候当然没人会忤逆他,大伙都使劲点头,那是那是,爵爷天下无敌。实际上没人能对此保持乐观,都在默默祈求神灵保佑出现奇迹。

    “不过两条龙,先说好,得加钱。”李察分出五个指头晃了晃,“这个数,五……”

    “好小伙子,五十万金币没问题,我再给你加个空间戒指。”施密特亲王哈哈一笑,轻轻在李察胸口擂了一拳,“活着回来。”

    领主大人把还没出口的“五万金币”结结实实咽进肚子里,带着三分恶气看着杰拉尔德,狠狠点了点头。

    “本人,杰拉尔德,与伙伴阿方索。”杰拉尔德坐在龙背上,一袭披风殷红如血,夕阳照耀下超长枪闪烁着森森寒光。

    刚从龙笛里出来的龙兽还有点没睡醒,张嘴打了个火星四溅充满硫磺味的哈欠,震慑力在无声中扩散。

    不论看到多少次,翼展超过十刃的巨龙都裹挟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视觉冲击力,坚实的地板都仿佛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哪怕明知道不会威胁到自己,围观的各国使节和主教们还是不由微微后撤。、

    领主大人没挪窝。

    内行人从龙角和鳞皮就能大致判断出一头龙的状态。

    好歹图特摩斯肚子里还算有料,所以顺带着李察对巨龙谱系也挺有研究,一眼就看出是头青年红龙。即便在整个巨龙谱系中,掌握火元素的红龙也是最擅长吐息的分支。

    “我将让你知道,无谓的虚名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有多不堪一击!”狰狞可怕的巨龙、英武不凡的骑士、猎猎作响的披风、造型夸张的武器、还有义正言辞的宣告,

    傍晚昏黄的阳光给一切镀上层金色,造就了这仿佛从油画里走进现实的一幕。

    “凭良心讲,真挺帅的,撩妹利器啊。”高山堡的莽汉们也在围观,酸丢丢地说道。

    “才当龙骑士没几天,套词倒是挺熟练,自己私底下没少练吧。”李察打了个响指,“把你卖到窑子里,一定有很多贵妇人上门排队。”

    奇丘朝空中一跃而起,瞬间皮毛翻滚化作鳞角狰狞的黑色巨兽,恶魔之翼扇动起澎湃的气流,毫不示弱地朝着巨龙发出一声沉闷而苍劲的嘶吼。

    “嚯!”好些人也在惊呼。

    这个变身过程同样很震撼眼球,怪不得高山堡领主能在凛冬城斩落亡灵龙,果然也有料。

    可是不管怎样,上称比分量的话,黑色巨兽形态的奇丘也顶多只有巨龙的四分之一左右。块头上的巨大差距,使得无形中气势就弱了不止一筹。

    李察坐在奇丘背上,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