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口舌论(第1/2页)
    ()    李察在名利场上虽然是新手,但打牌他可不陌生。

    斯图亚特要洗脱亡灵的嫌疑,凛冬城事件另一方当事人庞贝的证言至关重要,所以庞贝是他的上家。

    庞贝想赢得和平,圣荷西这根搅屎棍会不会从中作梗很关键,所以圣荷西是庞贝的上家。

    而圣荷西想挑起战争,基本前提是斯图亚特绝对不能和庞贝达成默契,所以斯图亚特显然又是圣荷西的上家。

    牌面如果就只是这样,每一家都既当上家又当下家,还算能往下打打看。

    可是问题在于,一旦斯图亚特那位疯王选择主动挑起战争。

    互相制衡的链条就会面崩坏,圣荷西将轻松拿到自己想要的牌,而庞贝则沦为最大输家。

    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很小,因为寒冷的气候也会给斯图亚特带来很大伤害,况且他们这两年国力也不如庞贝。

    可是领主大人凝视着众人簇拥下,端坐在华贵高背椅上的贝鲁尼。

    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这具光鲜亮丽的皮囊下,无疑隐藏着一个彻底疯狂的灵魂。

    李察能感觉出来——这个人自我毁灭倾向极其强烈,根本无所顾忌,不论干出什么事都不叫人意外。

    期间有个小插曲。

    不论是斯图亚特还是圣荷西的使节团,入场后,大部分人都主动跟保罗这位新晋庞贝主教打了招呼,态度相当恭敬,让领主大人好一阵侧目。

    虽然早就知道他曾经是枢机红衣主教,还挂着“三百年来神术第一人”的名头。但毕竟,一直以来保罗在他面前都表现得太和气了,潜意识里总是很难拿他当什么名家巨擘。

    可实际上,再仔细想想。枢机主教也就罢了,有时候为了凑齐十二个人,难免混进去质量不过关的货色。但“三百年来神术第一人”这个名头是何等显赫!

    “诸位,请听我说。”等交换完繁琐复杂的外交辞令,作为在场唯一一位陛下,贝鲁尼当然拥有比其他权大使略高的优先级。

    “首先声明,凛冬城的亡灵事件,我国毫不知情。本人认为,最大嫌疑原本就应归于庞贝。为什么?最大得利者就是第一嫌疑人,大家一定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

    他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扶手,神色玩味。

    “回顾当时,原本凛冬城有西多夫固守坚不可摧,庞贝军队根本无力前进一步。但自从那一晚后,城防不攻自破,庞贝军才得以顺利进攻,至今为止,还占领着我国一个行省的土地。”

    “而我国呢?军队、子民、土地上的损失难以统计,我国是凛冬城亡灵事件的最大受害方。”贝鲁尼似笑非笑地看着庞贝施密特亲王,“对此,贵国是否应该给出合理解释?”

    领主大人不得不承认,这位在民间声名狼藉的疯王,的确有种妖冶乃至邪异的奇特魅力。

    即便是疯子,也是个很能蛊惑人心的疯子。

    “贝鲁尼陛下所说有一定道理。”圣荷西同样由一位亲王担任权大使。

    作为独当一面的人物,这位阿贝尔亲王无疑有点年轻,据说才刚三十岁出头。而且一张精致的鹅蛋脸,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

    可谁要是就此轻视他,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阿贝尔亲王他脖子上挂着根金色短棍,异常醒目,像是某种特殊勋章。

    内行一看就知道,这根短棍就是大名鼎鼎的拿温休眠结界,自带恒温恒湿恒氧空间,用来供大型坐骑休眠的专用高级炼金装备,是古人类帝国炼金大师的杰作。

    小小一根棍子,技术含量高到难以想象。

    圣荷西跟斯图亚特作为古人类帝国的正统后裔,还传承着具体制作方法。而庞贝作为叛逆者后人,至今都无力仿造,只能干看着眼馋。

    拿温休眠结界还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别名——“龙笛”。因为造价实在太过于高昂,而且使用期限内只能绑定一头巨龙,所以拿温休眠结界只会配属给部分龙骑士。

    也就是说,圣荷西的这位亲王大使,居然还同时拥有龙骑士的身份。

    要知道,除了极少数像伊瓜因这样的幸运儿,又或者魔导师那样的强大者。不论出身贫贱还是富贵,试图得到巨龙青睐,无疑都是机遇和风险并存的事。

    对于大部分出身优渥、生活惬意的贵族而言,去冒那种风险并不值得。

    而阿贝尔作为亲王,却能抛下已经拥有的一切荣华,独自爬上高山之巅去赢得一条龙的认可。就足以说明,他具备超人一等的勇气。

    “最大得利者就是第一嫌疑人,这话很正确。”阿贝尔亲王一头波浪卷发就像黄金般耀眼。

    圣荷西是斯图亚特的下家,庞贝的上家。现在上家要牌,当然得给。

    他的语调很漫不经心,但内容着实直击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