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和他的皇后(第1/2页)
    最新网址:.

    梵蒂斯作为宗教城市,作为圣光降临之地,作为泛大陆最强大教派的总庭。

    普通小蟊贼哪怕浑身是胆,也绝对不敢在这里招惹是非。

    所以这里曾经一度很安详、很平和、很安宁。当看到神甫和修女们身着黑衣,手持经文,面带谦卑地来回穿行时,谁也无法否认,这里就是整个人类世界文明程度的最高峰。

    不过那仅限于曾经。

    短暂安静之后,嘈杂而密切的讨论声一下子爆发出来。再加上斯图亚特带来的马车,在混乱中不知被谁掀翻了好几辆,受伤的役马在痛苦哀鸣。

    眼下城门外简直比最喧嚣的菜市场还要热闹几分。

    要知道,虽然之所以来到梵蒂斯,是为了通过调停以和平手段解决纷争。

    但谁也无法否认,就在不久前,庞贝与斯图亚特之间刚刚进行过一场战争。那场战争声势浩大,庞贝占据了完上风,最终以凛冬城破、西多夫被活捉而告终。

    如果不是亡灵横插一脚,他们很有可能还会取得更大战果。

    而那场战争中,表现最亮眼的庞贝贵族,无疑就是高山堡领主李察。

    他的履历有多耀眼,扇在斯图亚特人脸上的耳光就有多重。这是赤裸裸你死我活的暴力冲突,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妥协,所以李察被许多斯图亚特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实际上,双方到现在也还没有宣布停战,法理上还仍旧处于战争状态,只不过暂时停战而已。这种情况下,斯图亚特国王本人对他的评价居然是——干得漂亮?

    虽然贝鲁尼有疯王之名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但出格到这种程度,仍然让所有人大感意外。

    “斯图亚特的贵族都是死人吗?怎么还没废黜掉这个疯子。”施密特亲王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抱怨着。

    紧接着,又是一伙人从梵蒂斯城里走了出来,主要是神甫和不同级别的主教。最前面的人头戴黄金冠冕,身披白色长袍,脚步匆匆。

    “冕下。”所有圣骑士甚至还有保罗主教都一起躬身行礼。

    这个称呼在圣光教会中,是教皇的专属。

    领主大人来之前也做过点功课,教会的几个主要人物大致能心里有数。他看着那个众星捧月老头,真不敢相信著名的约翰二世居然如此瘦小。

    别说和高山堡这些超级壮汉比,就是和他身边的神甫比,教皇冕下也是身高洼地,看起来还不到一刃六。

    “加西亚,整个事情的经过我已经明白了,你应该向李察大人道歉。”约翰二世看着和高山堡领主对峙的那个圣骑。

    这位雄壮的圣骑士,在瘦小的教皇面前,就像羊羔那样顺从,马上向李察躬身,“由衷的歉意,请您接收并原谅我的鲁莽。”

    “那什么,我刚才说话也有点过分,你别往心里去。”李察向来是人敬他一尺,他要敬人一丈的脾性。

    不过加西亚显然原则性很强,“但在圣城斗殴的罪责必须得到追惩!”

    其他圣骑士立刻嚷嚷着附和起来。

    领主大人翻了个白眼。

    “肃静,打一架未必不是好事。”众人簇拥下的约翰二世面色相当平和,并不像圣骑士们那样愤怒,“如果大人们此行是带着火气和偏见而来,希望打完这一架能让大伙都平静一点,我们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讨论一下凛冬城的亡灵究竟怎么回事。”

    约翰二世带领随从们让开进城的道路,“欢迎大家来到梵蒂斯。请大家不必在意先后,并排有序通过,我想城门应该足够宽敞。”

    “冕下,您的胸怀令人钦佩。”斯图亚特的御座马车门敞开了,贝鲁尼踩着黑肤奴隶的背走下来——当然早已经穿上了裤子。

    这种黑肤奴隶据说来自地底,因为从小和蝙蝠一起生活才变成黑色。痴蠢但却非常听话,很受如今一些赶时髦的贵族偏爱。

    贝鲁尼伸手搀扶着一个窈窕的女人,“这是我的新皇后,”

    “日安,冕下。”这位皇后似乎竭力想在教皇面前保持体面,但连领主大人这种门外汉都能看出来,她十有八九没受过任何礼仪训练,肯定不是什么好出身。

    而且她一举一动跟端庄这种词完沾不上边,反倒很娇媚,能轻易撩起男人心底最原始的那份冲动。

    “日安,二位。”约翰二世说道。

    …………

    “我跟你们说,这皇后可不像什么正经皇后。”李察带着一群莽汉正在排队等着进城,一边跟他们扯淡解闷。

    “那像什么?”荒野来的土鳖们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像是站街的高级夜莺,公共马车你们懂不懂?”领主大人说完大概也觉得荒唐,自己先笑了。

    贝德里克就在不远处,听到这话立刻凑了过来,“李察,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