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痴情种子(第1/2页)
    春临节前一天,整个使节团受到了萨格雷陛下的亲自接见。

    金碧辉煌的宫廷里,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菜品丰富到让人眼花缭乱,光服侍的仆人就有近百。除了十几位使节,还有好些拂里士城的勋贵参加,算是近几年难得一见的社交盛会。

    可惜虽然如此隆重,说的却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套话,再加上为各种无聊理由频频举杯,弄得李察简直昏昏欲睡。

    既然早就认定这些所谓贵族,道貌岸然的外表下隐藏的是男盗女娼的里子,领主大人压根懒得多理会。期间也有人试图跟这位东北行省的耀眼新星搭两句话,都被他哈哈两句应付了过去。

    唯一让让他觉着有点意思的是,贝德里克穿上了平时绝对不会碰的礼服。

    皇室御用的裁缝可真是好手艺又舍得下本钱——挺括的黑色布料,硕大的纯金纽扣,精致的金色流苏,组合成庞贝特有的黑色礼服。完能把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衬托得英武不凡。

    但公允地讲,贝德里克看起来不但没有半分领主大人那样潇洒,反而十分像个束手束脚的猩猩,怎么看也不协调。

    并且在频频推杯换盏中,李察注意到整场宴会好几个小时下来,贝德里克一次都没有抬头看过坐在主位上的人——也就是他的亲生父亲,萨格雷陛下。

    哪怕两人目光偶尔对上,贝德里克也会立刻扭头避开,很明显关系算不上多融洽。而其他人对于王储和国王之间的别扭,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宴会结束后稍作休息,萨格雷陛下又开始在书房里轮流召见每一位使节,明显这才是真正的戏肉所在。

    李察顺位不算很靠前,但排在他前面的好些都只走个过场,进去后又很快出来。所以没过多长时间,就轮到了他。

    “李察,有过结婚的打算没有。”

    领主大人跟随侍从官的引导,穿过漫长而安静的回廊走进书房。看到萨格雷陛下拿着剪刀,正亲自修剪着书橱上花瓶里的火红玫瑰。

    要知道现在可是料峭的初春时节,能用娇嫩的反季玫瑰作装饰,绝对是少数大贵族才有的特权。

    “你如今正是该结婚的年龄,皮埃里伯爵家的女儿如何?那可是整个拂里士都著名的美人儿。”

    “抱歉陛下,没兴趣。”李察万万没想到新年第一次催婚会来自庞贝国王。

    刚才吃饭时皮埃里伯爵就坐对面,热情得简直让他不明所以,看来早就相中了这个毛脚女婿。不过老实说,既然伯爵本人相貌无限接近于巨魔,也很难让人相信他女儿能有多乐观。

    “好吧。”萨格雷也只是随口一提,并不见得真有多认真,“你对这次调停会议怎么看?”

    “职等必将穷心竭力……”李察开始背诵套词,是动身之前巴克兰怕捅娄子给他准备的,昨天晚上看了一通宵已经相当熟稔。

    “停停。”萨格雷陛下哭笑不得,“我换个问法好了,你觉得谁最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圣荷西、斯图亚特、甚至冰雪女神教会,都有可能,得谈谈才知道。”领主大人心道老子上哪知道去。

    “是得谈过才知道,这没错。”萨格雷一边修剪着多余枝叶,一边说道,“不过作为名利场上的新秀,我必须提醒你一句,斯图亚特的贝鲁尼陛下既然到场,就一定是个值得注意的对手。”

    “但民间都管他叫疯王,疯癫的国王。”领主大人耸耸肩。

    “我知道你和贝克关系不错,年轻时的友情总让人动容回味~”萨格雷放下剪刀,欣赏着自己的园艺作品,十分满意,“你知道吗,斯图亚特的贝鲁因陛下,也曾经和我是朋友。”

    “哦?”李察心想莫非是打出来交情。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庞贝曾经和斯图亚特签订过和平协议,各自把一位王子送到对方国都充当人质,贝鲁因就是那个倒霉蛋。”萨格雷眉头微皱,似乎已经陷入回忆中,“虽然那份协议只维持了四年多,不过贝四年时间已经足够我们缔结一份私人情谊了。”

    “那时候我们都对世俗权力不屑一顾,拼命也想成为代表剑士至高荣耀的剑圣。为着共同的目标,互相鼓励、学习、探讨,真是一段想想就让人怀念的时光。”萨格雷嘴角微微翘起。

    “公允地说,贝鲁尼这家伙热情、聪明、心胸开阔、富有好奇心且精力充沛,是那种不管做什么都会有一番成就的人。”

    “喔。”领主大人略微惊叹。

    他能感应到,萨格雷身上的元素波动很不弱。虽然跟杜蓬大师肯定没得比,但老实说,这位陛下斗气造诣比保护他的大部分侍卫都强,而且不是强一点半点。

    斗气修炼没多少捷径可走的,这只能说明,他曾经投入过相当的精力在这方面。对于一个国王来说,并不常见。

    “李察,知道吗,在你身上我总能看到当年贝鲁尼的影子。”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