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茶话会(第1/2页)
    ()    “在你眼里,魔法难道仅仅只是杀戮和破坏的工具吗?”杜蓬这样问道。

    “仔细想想的话,这种说法好像有些狭隘。”领主大人托着下巴稍加思索,“其实魔法在许多方面都能有作用。”

    他毕竟见过实例,高山堡培育纳西水仙,可不就是借助土壤肥沃术的效果才成功。

    贝德里克不着痕迹地给李察竖起个大拇指。

    “对啊。”涉及到理念,这个胖乎乎一团和气的魔法师第一次正襟危坐,表情也终于严肃起来。

    他放下茶杯,看着李察沉声问道:“如果只是把魔法用于杀戮和破坏,那何止是狭隘,简直是对元素本质的扭曲。我始终坚信:魔法和元素的存在,以及那些最聪明的头脑,应该让我们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而不是更糟糕。”

    “魔法原本可以造福更多人——在夏天带来清凉,给冬天送去温暖,让干旱消失,使洪水消退。”杜蓬的脸色沉痛到难以形容,“但现实却是,魔法师们执着于使用结构越来越精妙的法术,制造越来越多的鲜血和死亡。”

    “很伟大的理念。”李察肃然起敬。

    曾经有位哲人说过,唯有头顶的星空和胸中的道德可以震撼人心。他在这个胖老头身上看到了后者,那是对弱小的怜悯和同情。

    虽然他本人自问下辈子也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但不妨碍领主大人对此心生敬意。

    “我们魔法师,不该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平民们谈论起魔法师,也不该是畏惧多于尊敬。”杜蓬摇头苦笑,“每一个魔法师都应该对这种现状感到羞愧,也许我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但我至少可以改变自己。”

    “从我成为魔法学徒的那天起,我就发誓,永远不会学习任何一个杀伤型法术,也绝不会用我掌握的元素奥秘伤害任何一个生命。”

    李察摇摇头,终究是无法认同。

    如果一个极端是错误的,那也不代表另一个相反的极端就正确。

    在他看来,如今完把魔法当成破坏工具的主流肯定有失偏颇,但杜蓬试图完摒弃杀伤性的理念也同样有过于理想化的毛病。

    “据我所知,有个叫做重农学派的古代魔法学派,似乎抱有和您很相似的理念。”领主大人微微一笑,“可是没有武力保卫的理念,比草纸还要苍白无力,最后落得所有成员或死或逃。这个世道,得先活下去才有道理可讲。”

    杜蓬大师也是个妙人,嘿嘿一笑端起茶杯,“也许吧,可我努力修炼成魔导师,就是为了在世道面前有一点任性的权利。”

    “大师,您怎么突然说起这些。”眼看这俩人有点针锋相对的架势,贝德里克赶忙从中间插科打诨。

    “自从看到他给那个小孩塞金币,我就认定李察心底一定还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让他能体恤到别人的痛苦。”胖老头笑眯眯的,“而且我感觉,这些东西他多少能听进去,也算没白费一番口舌。”

    “我?善良?”李察哈哈大笑,无限轻狂。

    “接受自己内心还有一份善良存在,对你来说很困难吗?”杜蓬大师哑然失笑。

    “他可能是怕手下败将死不瞑目”贝德里克抓紧机会损人。

    杜蓬大师拍拍手掌,水壶飞过来给他们续上茶水,“好了,不谈这些了。你刚才想问什么来着,使节团的成员对吧?”

    “对。”领主大人点点头。

    刚才话题被这老头带的越跑越骗,都差点忘记来是干嘛的了。

    “使节团成员很多,不过大部分都是无关紧要的边缘角色,我就算说了你肯定也懒得记。”杜蓬大师把茶杯连带托盘放在自己肚腩上,“你只要记住这么几个关键人物就好——首席特使暂定由施密特亲王担任,那是个很老成持重的人物。”

    “次席特使由光明教会庞贝地区大主教保罗担任。”

    “看来咱们这边很有诚意啊。”李察不由感慨。

    光明教会虽然已经正式进驻庞贝,但屁股都还没来得及捂热乎,和王室说到底还关系还比较生分。

    在这种情况下,官方依然决定由地区主教担任次席特使,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态度。

    “没错,陛下确实很有诚意。”杜蓬大师点点头,“还有一位重要人物,因为据说斯图亚特那位陛下要亲自出席,所以我们这边也决定派出一位王室代表。这个人就是……”

    这个胖老头伸出一根手指,猛地指向在座某位客人的鼻尖,大声说道:“贝德里克王储殿下!”

    后者原本正在美滋滋地喝茶,听到这句话显然大大出乎意料,顿时没忍住开始猛烈喷射。

    还好胖老头早有准备,掏出魔杖一点,漫天飞舞的水星瞬间消弭无形。

    “我怎么不知道?”贝德里克也顾不得收拾狼藉,忙不迭问道。

    “废话。”杜蓬大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