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苦手李察(第1/2页)
    “咱们走吧。”站在彼岸通道前,李察按下杂乱的心思,向其他人说道。

    赫特跟冈瑟在前面开路,领主大人居中压阵,尼赫鲁和阿布两个小短腿一人抱一个铅苹果走在最后。

    他们俩跟着前面人闷头直走,结果一过空间裂隙,双双撞在自家领主腰上。

    “怎么停下了?”阿布扶了扶自己文人气息明显的呢帽,十分爱惜。

    他一抬头,立刻明白了原因所在——哼哈二将在这边等候时也没闲着,不知别扭了多久,两个巨怪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各自用黑乎乎的脚底板蹬在对方脸上,露出非常无辜且憨厚的表情。

    “老爹,是他先打我的。”他们两个同时指着对方说道。

    “你们俩……有一个算一个,赶紧给老子滚!”领主大人手指头都在哆嗦——纯粹气得。

    尼赫鲁看到这一幕立刻大喜过望,感觉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以前高山堡施法小组只有三个人的时候,人员构成是一个组长、一个副组长、和他自己作为仅有的组员,享受不到干部待遇。

    后来又多了八个巨怪萨满,施法小组的规模急速膨胀,一下子拥有了整整十一名成员。他还以为总该有几个难兄难弟陪着一块倒霉,也好心里平衡一点。

    可是万万没想到,高山堡的暴君远比想象中更加昏聩!安排出一个组长九个副组长的配置,以及唯一还是组员的他自己,也还是享受不到干部待遇。

    尼赫鲁每次一想起这件事就觉得要吐血,已经快要成为他的一个心病。

    要知道他曾经在荒原也是万众瞩目的明星角色,哪个土著不得看他眼色行事,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从那时起尼赫鲁就暗中发誓:今天我卑微如蝼蚁,但有朝一日至少要当上施法小组的副组长,还要把最看不惯的哼哈二将拽下来当组员,天天听他发号施令。

    “尊敬的领主大人!”尼赫鲁死死抱住李察的大腿不松手,鼻涕和眼泪一起流淌,语气宛如爹死娘嫁人,“他们根本不适合当组长,不如撤掉换我来!”

    “你……很好。”李察现在看到这三块料就觉得太阳穴直突突:“赫特,立刻带他去喂郊狼。”

    赫特点点头,二话不说就拽起尼赫鲁就迈开马蹄狂奔。

    “我的大地母亲哎,赫特玩真的?”冈瑟半张着嘴,看着他们的背影迅速远去,似乎还难以置信。

    “放开我!放开我!我为高山堡流过血!我要亲自和领主当面解释!”狗头人萨满的声音迅速变得越来越渺茫,直到难以捕捉。

    …………

    抛开世界局势这种大问题不谈,本次调停谈判对李察亦或者整个高山堡来说也很重要。

    亡灵不亡灵他倒还不怎么在意,那是圣光教会应该操心的东西,领主大人懒得多管闲事。问题在于一旦调停失败,斯图亚特跟庞贝如果又对抗起来,高山堡怕是永无宁日。

    这可绝对不是被迫害妄想症,而是再踏实不过的担忧。

    本来地理位置就靠前,从版图上来看,是整个庞贝相对斯图亚特最前凸的几个地方之一,天然容易受到攻击。

    更何况高山堡领主,也就是李察本人,他的成名过程基本就是在揉脸斯图亚特帝国的脸面。他打过的那一场场胜仗,简直无异于一记记耳光,狠狠甩在斯图亚特脸上。

    如今连乞丐都知道,斯图亚特最精锐的鲜血骑士,都无法阻挡庞贝一个小小的开拓男爵李察。

    但凡斯图亚特军人还稍微有点血性,但凡斯图亚特贵族还稍微要点脸面,这些耳光不想甩回来是不可能的。

    所以这次的调停会议,领主大人说什么也得亲自走一趟,竭尽全力促使问题和平解决。

    要是能成功那一切好说,要是不能成功——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基本可以回来收拾收拾准备打仗了。

    这种滥仗李察并不想打,在他眼里,战争是为了长远的和平而不是相反。但必要的时候,也不怕打,不介意奉陪到底!

    “尼赫鲁最近怎么这么老实?”巴克兰忽然发现,狗头人萨满这几天总是蔫头耷脑,跟他平时上蹿下跳的表现大相径庭。

    “被我收拾了一顿呗。”领主大人嘿嘿直笑。

    尼赫鲁那货是真的怕死到了一定境界,当时被赫特拎着离郊狼还有几十码远,愣是众目睽睽下被连哭带叫死不撒手。自从回来之后,可能自己也嫌丢人,老实多了。

    “你呀,也是无聊,成天欺负他干什么。”老白虎心眼很软,哪怕对待万人嫌的尼赫鲁也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李察为什么能信赖他的原因之一。

    这个老头身上确实有着如今已经比黄金还罕见的仁慈,不掺杂任何功利的那种。

    “我这不是欺负他,是教育他。”领主大人振振有词地说完,还没忘了吩咐一句,“对了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