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铁之心(第1/2页)
    “亡灵魔法毕竟太过于邪恶,本来不论是原版还是副册,都应该受到严格管制。不过当年泰坦准备从彼岸世界来这里的时候,混乱之中遗失了两本副册,至今不见踪影。”万年前的古代秘闻在赛托斯嘴里娓娓道来,仿佛和家长里短没什么两样。

    “留在彼岸世界了?”领主大人已经隐约有点猜测。

    “既然是遗失,我肯定没法告诉你确定下落。不过既然没带过来,那就应该是留下了。”大秃瓢耸耸肩继续说道,“所以我严重怀疑,你说的亡灵书,很可能是这两本副册中的一本。”

    “这样……”李察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在最初听龙魂图特摩斯说起这事的时候,他就听说几百年前圣光教会曾经销毁过一次亡灵书。

    可惜讲述者图特摩斯自己也是个二把刀,压根不清楚里面的门道就开始装内行,弄得李察还以为是圣光教会胡吹牛皮。

    现在看来,有可能圣光教会销毁的是两本副册中的一本,而如今出来作怪的是另外一本,倒正好能跟铁巨人的说法对上。

    “哈哈哈。”既然已经问清楚了,李察一刻也不想在迟暮大森林里多待,这地方是典型的好山好水好无聊,“酋长,那我回去了,咱们下次再见。”

    正当领主大人准备离开时,赛托斯却突然叫住了他,“等等,你修炼的是狂化吧。”

    “准确地讲是圣言祷术,算是改良过的狂化。”李察稍微开启了一下辉力涌动作演示,“不过说是狂化也不能算错。”

    “怪不得我一开始没看出来呢,还是刚才抡树干被你挡了一下才发现的。”赛托斯目光灼灼地看着高山堡领主,“是不是得凝聚辉力团,等数量多了还要调整位置分布,好产生各种特殊效果?”

    “没错,是那样。”李察一听竟然碰到个内行,稍微有点惊讶,“记载辉力团分布的那个东西叫辉光宝图,我正准备去找呢。”

    领主大人还从来没给别人说过,他之所以对调停会议那么上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打算去光明教会找秘录。

    理由很简单,既然圣堂武士有修炼圣言祷术的传统。光明教会家大业大,收藏的辉光宝图肯定不在少数,而且应该普遍比较上档次。

    至于能不能到手这个问题,从来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先仗着调停特使的身份要一要试试,要不到就偷、偷不到就抢、抢不到就绑票勒索。

    反正有位伟人曾经说过: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领主觉得很有道理。

    “狂战士也是修炼狂化,你知道当年他们中的顶尖高手,在泰坦远征军里担任什么角色吗?”赛托斯酋长神神秘秘地问道。

    “你怎么净问些我压根不可能知道答案的问题。”李察看着大秃瓢那张憨厚而朴实的脸,好一阵无语。

    他又没参加过泰坦的远征计划,更不像铁巨人一样是万年老古董。用脚指头想也知道,绝对不可能了解那些陈芝麻烂谷子。

    “高阶狂战士一般都担任空禁卫。”赛托斯酋长只好一脸无趣地自己解开谜底。

    “哦,他们用什么坐骑?”高山堡领主嘴上好奇,实则完敷衍。

    他一点也不关心早就集体团灭的古代狂战士,只想赶紧回高山堡显摆显摆此行的见闻,顺便收获一帮无知少女的惊叹。

    “他们不用坐骑,因为他们能飞。”赛托斯酋长微微一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至于为什么能飞——因为泰坦专门给他们研究过辉光宝图,才造就了那些翱翔天际的狂战士。不过我看你也不太关心,那今天就先算了,你抓紧时间回去吧。”

    “别啊酋长。”饶是李察脸皮比城墙还厚,此刻也不禁感到有些尴尬,“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咱们干脆多聊两句。”

    “可我看你好像赶时间啊。”赛托斯满脸犹豫不决,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非常做作。

    “那绝对是种错觉!”领主大人赶紧从系统商铺里弄了桶麦酒出来赔罪。

    “哈哈哈。”这个铁巨人端起木桶一番畅饮,打了个响亮的酒嗝,吊足了李察的性子,才缓缓说道:“当年为了增强部属的战斗力以对抗地精,泰坦曾经专门研究过辉光宝图。他们从铁巨人的天赋铁磁法术中得到灵感,最终研究出一种新宝图,叫‘铁之心’。甫一出现,就迅速淘汰了原本狂战士传承了千万年的各种秘录。”

    “你知道为什么吗?”赛托斯酋长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中空酒桶。

    “优胜劣汰呗。”领主大人无奈地笑了,又给这货上了第二桶。

    据说人越苍老就会越接近孩子,眼前这个一万年老古董的所作所为,无疑在为这句话的真理性添砖加瓦。

    “对。”赛托斯边喝边说道,“铁之心有三种效果——第一,能让你掌控磁系御力,贴身战斗可以用来偏转对手武器。不过这个御力顶多相当于不开启狂化时一只手的力量,你们人类力量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