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准备、调停和亡灵(第1/2页)
    “李察大人,其实在我看来,您也是异数。”正题说完,几个人开始闲扯的时候,寥拉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让领主大人心脏都险些漏跳半拍。

    他现在是真有种一棍子干掉这个死地精的冲动。

    “哈哈,不必在意,开个玩笑罢了。”寥拉居然咧嘴笑起来,很促狭。在李察看来,也很欠揍。

    “难道我们之间只有本人沦为平庸?好失败的人生。”索伦故意耷拉着眉眼做出一副沮丧的样子。

    “不过说正经的。”寥拉又板起面孔,满脸严肃地说道:“我有种预感,如今庞贝虽然看似安稳,实际上却面临着潜在危机正在缓缓迫近。李察大人,您有着非凡的能力,将来也应该承担起非凡的责任。而且我总觉得那一天……也许不会太久。”

    “这才是您专门跑一趟,真正想对我说的吧?”高山堡领主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他刚才就很好奇——寥拉的身体状况分明已经糟糕到极点,出行对他来说绝对是个需要非常慎重的活动,怎么会不顾路途遥远跑到高山堡来,大费口舌讲一通其实没有多少屁用的上层秘闻,简直怪哉怪哉。

    “没错。”这个地精智者也大大方方承认了,“所以对此,您怎么看呢?”

    “可千万别。”领主大人立刻双臂在胸前交叉,头摇得像拨浪鼓,态度无比坚决,“当当小领主就挺美,找个好姑娘回头生他一窝小崽子,我可不想去当什么狗屁英雄,最后把自己小命都搭上。”

    “可是我听说每个人类男孩都曾经有过一个英雄梦想?”寥拉一挑眉毛,大感诧异。

    他对高山堡领主的印象全部来自于档案,还以为这种猛将型人物应该十分热血呢。

    “你也说了那是男孩,我还是孩子吗?”李察嗤笑一声,“拉到吧,最后真逞能当英雄的,十个里有九个都得嗝屁,老子才没那么憨。”

    “我终于懂了——李察就是只顾自己的地盘,懒得管别人。”索伦突然插了句嘴。

    “他是高山堡领主,就积极守卫高山堡。哪天等他成了东北行高官官,肯定也会关心整个东北行省。所以啊,想让他替整个庞贝卖命,那除非……哈哈哈。”索伦说到一半也不往下说了,摇头贼笑。

    “爵爷真是我的知音。”李察揽着索伦,两个人一起笑得东倒西歪。

    “也许吧。”寥拉眼睛里映射着烛火明灭,整个人也因此变得神秘莫测,“一切交给命运,随波逐流就好,都会是合适的安排。”

    “我累了。”

    “大人,我们现在要离开吗?”角落里早就万分焦急的侍者赶紧凑上来低声问询。

    “他这个身体状况还能连夜赶路?”李察指了指寥拉擦手的绢子,上面的血迹还没彻底干涸,“休息一早明天再走吧,我这就让侍女给你们准备房间。”

    “有辆马车是专门为寥拉大人制造的,用了很多炼金物品。就算是行进途中,也会比一般床铺更舒服。”索伦说道,“不用担心。”

    “其实明天再走也无妨。”寥拉轻轻敲打着轮椅扶手,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我还想跟李察大人探讨探讨数学问题。”

    高山堡领主微笑着,朝这位地精智者点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扭头大喝道:“来人,别耽误时间,现在、立刻、马上送客!”

    …………

    一队夏尔武士和一队半人马混合,身披全副甲胄手持武器,虎视眈眈地陪伴着几辆马车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消失在暮色里。

    “再见了,亲爱的寥拉!让我们有缘再见!”领主大人在后面踮着脚使劲挥舞白手绢。

    哼哈二将左右一边一个,虽然不明白他在干什么,但是也学样有样,挥舞着不知从哪捡来的破桌布。

    仿佛挚友生离死别,有种命中注定难以重逢的悲凉气息,场面一度非常感人。

    “有什么急事?”

    天早就完全黑了,其实已经到了日落而息的时间。但是平时李察习惯晚睡,许多人也就陪领主熬夜,到现在还没睡,比如高山堡的大管家巴克兰。

    “调停会议又重新开始了。”领主大人把白手绢随手扔给兔人哨兵,“刚才那是皇家特使,我跟他一见如故,他还说我将来必是大英雄大豪杰救庞贝于水火之中,我也夸他眼光真是毒辣。”

    “好歹也是领主了,一天到晚能不能有点正行,别光说胡话?”巴克兰瘪了瘪嘴。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李察对老白虎竖起大拇指,“好吧,更正一下——其实他只夸了我,我并没有夸他。”

    “李察,你要去参加吗?”安妮也有成为夜猫子的趋势,并且习惯性忽略了后半句自吹自擂。

    “去当然是要去。”领主大人顿了一顿,故意卖个关子才又接着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去一趟新世界。”

    “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