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阴差阳错的谈话(中)(第1/2页)
    “原来你想知道的是这个。直接问就好了,根本用不着饶那么大一个圈子。”寥拉用尖锐的长指甲轻轻挠着下巴,“让我想想,这个应该从哪说起呢,有了……”

    “李察大人,您对于疯王尼禄这个人有多少了解?”寥拉问了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

    这个问题涉及一位数千年前的古人,最终下落成迷,不过按理说也早该烂得骨头都不剩了。

    “一个疯癫残暴的国王,一个天才绝代的魔法师。行事无常难以捉摸,但能在元素潮汐最低迷的时候进阶魔导师,又代表着无上的天资和智慧。总而言之,是个矛盾体。”李察打了个响指。

    很巧——他最近正好在看以尼禄为主角的架空。这位君主生前也是个风流种,搞出一个内涵丰富到史无前例的大后宫,养活了一批后人捏着笔杆子专攻他下三路那点破事,至今还是畅销不衰的经典题材。

    “精炼的概括,听起来也很有气势,可惜并不准确。”

    “这可是如今的主流观点。”

    “主流归主流,正不正确则是另一回事。”寥拉也想学着打个响指,但他过于衰弱手上没劲,试了两下活生生比放屁还闷。

    寥拉默默把手缩回去,脸上见不到哪怕半分尴尬,继续说道:“尼禄当年曾经建立过一个叫‘乌托邦’的国家,而庞贝又是在乌托邦毁灭后的遗址上建立。作为继承者,虽然不那么直系,但庞贝内廷珍藏的资料也格外多,对尼禄了解远比其他国家更为深入,有否定主流的资格和底气。”

    “李察。”索伦用手杖点了点地面,“寥拉大人应该是目前关于尼禄最权威的专家,这是陛下亲口告诉我的。”

    “得,请继续。”领主大人向来很尊重专业人士。

    “您认为在当年那种极度贫瘠的元素潮汐环境下,尼禄为什么能进阶到魔导师——这个在今天看来都极端显赫的位阶?”

    “天资卓绝。”李察想也没想,直接答道。

    “不。”寥拉缓缓摇头,否定掉了这个最容易得出的答案,“太贫瘠的元素环境会压制施法者进阶,就好像一个十刃宽的水塘里,绝对不存在半分可能长出十一刃的大鱼,这种困境只靠天赋没法解决。”

    “等等。”领主大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索伦的眉头渐渐紧蹙起来。很显然,刚才寥拉那套理论他也是头一回听说。

    “元素潮汐越低迷,法师进阶难度越大,这点毫无疑问。但就算尼禄时期元素潮汐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您又凭什么断定进阶魔导师完没有希望呢?凭什么断定‘水塘’只有十刃而不是十二刃呢?”

    “我作为法师,尽管阶位不高,但也从没听到过这种说法。”索伦胸前的法师徽章在烛火照耀下烨烨生辉。

    “你学过数学没有?”寥拉问完,看见对方满脸茫然只好叹了口气,露出十分郁闷的神色,“那我很难给你讲明白,一只夏天的虫子怎么能明白冬天是什么滋味。”

    这个当口,半天没说话的高山堡领主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学过。”

    虽然这些年基本在靠拳头吃饭,虽然总被认为是不学无术的典型,虽然已经是很多很多年前。

    但假如较真的话,李察确确实实接受过能让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望尘莫及的成体系高等教育,而且不算特别划水!

    有些东西永远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读过的书就应该是其中之一!

    “您居然学过,太好了,那解释起来就容易多了。”寥拉看着李察第一次露出明显惊喜的表情,轻轻拍了拍巴掌,“大致是这样——魔法师进阶符合一定数学规律,而元素潮汐是其中最重要的时间变量。我先收集不同时代的数据建立方程,再通过尼禄时代法师协会的资料收集数据,就可以逆推当时的元素潮汐参数,带入之后自然就可以推算出进阶魔导师的概率!不过因为工程浩大,我没有仔细计算最终结果,但可以认定基本等于零。”

    “听懂了吗?”寥拉满怀希冀小心翼翼地问道。

    领主大人往后一仰,手扶着额头,把脸缩进烛光触及不到的阴影里。一动不动,宛如一尊陷入沉思的雕像,好半晌沉默不语。

    他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或许有些东西不会随着时间而流逝,但他脑子里曾经存在过的那点数学知识肯定不包含在内!

    “听懂了。”李察闷声闷气地说道。

    “太好了。”寥拉一下子兴奋起来,原本靠在椅背上的腰猛地坐直,“说辞有时候会骗人,但数据不会,永远不会。”

    他虚弱无力却又铿锵激昂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你们高山堡远超其他开拓领的财政支出是异常,尼禄那种碾压一个时代的夸张表现同样是异常。不管表面看起来多么合理,这种异常之下都往往隐藏着深层原因。正如同支撑高山堡财政的不可能是战利品一样,尼禄靠的也绝不可能只有天赋!”

    “那究竟是什么呢?”李察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