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虎灵兵种(第1/2页)
    阔别数月之后几经磨难重回故土,说一点不激动那是纯粹胡扯。

    不过眼下还有更紧要的事,李察也只得先按捺下这份激动,冲几个正在发呆的半人马招了招手,“赶紧弄根棍子过来。”

    一根长矛被撅掉铁尖,七手八脚传递过来,毕恭毕敬地送到他们自家领主手里。

    这些游骑兵环绕着自家领主,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嘴唇嗫喏一定有千言万语想问,但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李察现在可没心思管这些小兵癞子在想什么,攥着木杆深吸一口气,缓缓探进时空裂隙的银色漩涡里。虽然按照先前的猜测,至此就应该大功告成,但在猜测变成现实之前,他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顶多几十息后,李察忽然感觉到手里一沉,是矛杆另一头被人攥住了!

    下一刻,冈瑟魁梧的身形从银色旋涡里显现出来,拍着胸膛仰天怒吼。

    “头儿。”这个魁梧粗野的高地蛮子也难抑心中激动,上来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我们果然还能回来!”

    “不过这边怎么这么冷!”迟暮大森林里气候相当温暖,冈瑟身上只穿着一件长袖单衫,被冷风一激顿时寒毛耸立,嘴里吐出的气息凝结成一团白雾久久不散。

    “今天是几号?”李察把木棍让给半人马拿着,时空裂隙里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身影,都是高山堡的老面孔——半人马、蛮子和矮人。

    “四月五号。”

    “还行。”李察大致估算了一下,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头顿时落了地。

    这个日期大致能跟他在新世界消耗的时间对上,说明至少不存在什么两边时间流速不同的狗血事件。

    可真正的问题在于四月份明明早就开春了,但眼下却仍旧像是隆冬时节,这很反常。就算今年冬天格外寒冷,到这时候也怎么都该结束了。

    这种极度异常的表现,似乎已经不是单单用气候反常所能解释的了。

    “你肉厚,忍忍吧。”领主大人拍了拍冈瑟的肩膀,自己冲着空间裂隙又一头钻进去。

    一阵轻微的错位感过后,眼前已经换了天地,等待穿越的大军正排成长列。

    “你果然做到了。”赛托斯大酋长也在,面色严肃地冲李察竖起大拇指,“虽然好像比预想中迟了一些,而且你现在看起来很需要洗个澡。”

    “铁很快就能送来,调拨给我的虎灵可也别忘了。”领主大人挠了挠油津津的头发。

    “你们人类心思就是重。”赛托斯酋长撇了撇嘴,“我们铁巨人答应的事情,比精金还要可靠、比岩石还要长久,怎么可能会有假。”

    李察在孤身出发之前,曾经好好和铁巨人一族的几位话事人掰扯过利益问题。

    铁对于迟暮大森林来说是关乎生死的珍贵物资,以领主大人鹭鸶腿上都要刮出几条精肉的性子,一旦占据了仅有的供应渠道坐实垄断,不弄点油水出来简直对不起自己聪明的脑袋。

    只是铁巨人毕竟跟他关系不错,李察也没好意思使劲大开口。就是一个劲暗示自己兵源不太充足,而虎灵看起来正好合适,天底下居然会有这么巧的事,真是好难得啊好难得……

    在拥有一万年阅历的铁巨人面前,这种暗示跟明示不存在任何区别,让他们又一次确定人类真的心眼多。

    赛托斯大酋长答应得很痛快,原则上支持高山堡从虎灵中间补充兵源,但又表示必须遵从本人的意见。

    领主大人答应得更痛快,因为刚开始他觉得十拿九稳。甚至增添了一份幸福的烦恼,要是虎灵兵源太多,会不会打破开膛手内部平衡……

    毕竟以他的视角看来,迟暮大森林这块地方着实前途堪忧。但凡有点长远目光,也应该打算打算怎么另谋出路。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故土难离并不是一句空话,眷恋是存在于所有智慧生物身上的本能——李察想方设法要回到高山堡,虎灵们又何尝会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园。

    大部分虎灵都深深眷恋着生养他们的大森林,不愿轻易放弃。对于这些勇敢无畏的愣头青来说,另谋出路就像一种怯懦的背叛,硬着头皮撞破南墙才更对胃口。

    无论未来有多么灰暗,他们都选择坚持到底。这种铮铮铁骨,倒也无愧于强战种族之名。

    李察骂了一万遍傻卵,但开膛手的战士们对此普遍有点惺惺相惜。毕竟假如高山堡面临危机,让他们大难临头各自飞,那也是万万做不到。

    不过好在总算不是所有虎灵都这么犟,至少还有一个部落毫不犹豫地上了贼船。

    因为这个部族来历比较特殊。

    虎灵作为精灵和半兽人的混血后代,最初抵达新世界时和很多混血种一样,存在血脉谱系不够稳定的问题,有一定概率会生下患血脉病的后代。

    这些畸形儿本身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