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升空(第1/2页)
    “尊敬的大祭司,有必要告诉他这么多吗?”迈拉以与其年龄不符的矫健身手,在高大的乔木林间穿梭。

    如果李察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大惊失色。

    虽然早就感觉到迈拉身上有微薄的元素波动,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这样——迈拉的指甲缝里不时射出一根乳白色长索,细如发丝却韧如龙鳞,射在树干上,吊着虎灵长老敏捷地荡来荡去,方便到极点。

    虎灵中能自行觉醒元素的幸运儿极其罕见,迈拉长老这一手年轻时堪称独领风骚,即便现在也依稀可见当年风采。

    “这些秘密已经在我心里闷得太久了,再不找个陌生人倾诉一下,我会发疯的。”赛托斯酋长拄着一整根树干制成的拐杖,伸手推开即将拍脸的枝杈,“起码现在又多了一个种族,能见证我们这一万年来的挣扎和努力,本身就是种幸运,不是吗?”

    “那您觉得十天后他能成功吗?”

    “迈拉,你怎样认为呢?”赛托斯酋长反问。

    “我看不到任何可能。”老迈的虎灵长老在铁巨人面前,坦率得像个孩子,有话就直接说。

    “孩子,我们不妨耐心一些,拭目以待。”大秃瓢咧嘴狂笑,“在这一万年的漫长生命里,我学到最宝贵的东西,就是永远别放弃希望,永远。而且,我总觉得这个李察,也许是个不能用常理揣测的变数。”

    “总之,说不定,一切都还说不定。”

    …………

    迟暮大森林里有个镜泊湖,是整个森林水系的中枢。

    湖如其名,水质清澈透亮,在阳光照耀下,能像镜面一样反射出飞鸟略过的清晰倒影。

    周围水草丰茂,苍苍翠翠。八条溪流从不同的方向,把水源源不断地灌进湖里,四季不停。

    流进镜泊湖里的水系足有八条,流出的则一条也没有,但即便如此,水位却总是不增不减。附近的虎灵老人都说也许是底下有条暗河,把水都放走了。

    这湖里能捕捞到一种体长接近半腕尺的顿河鱼,丰硕肥美,是附近虎灵的重要肉食来源。每到秋天的时候,肚子里就密密麻麻长满籽,每一颗都有葡萄那样硕大浑圆。

    那滋味,铁巨人和猫都想了解。

    最近附近来了个很奇怪的狂战士——说他奇怪倒不是因为个头太矮以至于像得了侏儒症,而是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很奇怪。

    他带来了铁巨人祭祀的谕令,要求虎灵们尽可能配合,这本来倒是没什么。可他要的东西比他本人还奇怪——顿河鱼的鱼皮,让大伙心里直犯嘀咕。

    顿河鱼虽然肉质肥美,但外皮却又糙又硬,连最不挑食的森林狼都嫌弃,要来能做什么用呢?

    事实证明,还真有点用——用来胡闹。他收集了几百张鱼皮稍加鞣制后,又要求部落里针线活最好的妇人集体出动,把这些鱼皮缝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钱袋!

    大伙都觉得他肯定是疯了,这么大的钱袋,塞几个铁巨人进去都绰绰有余,谁能用得了呢?就算把整个迟暮森林所有的金子都收集起来,也装不满这个钱袋的百分之一。

    但在一通亲切的拳脚交流之后,所有人先是激愤、尔后诧异、随即陷入深深的绝望。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开始认真准备活计,把几百张鱼皮依次缝合起来。

    这个侏儒狂战士居然还要求不能漏气,简直不是人!

    …………

    “你们说,头儿到底想干什么?连续滞空半个月这种事到底有没有可能?”一群高山堡壮汉正在树荫下一边啃果子一边闲聊,其中就数冈瑟嗓门最大。

    一群人顿时开始七嘴八舌地贡献意见,坚信只要自家领主出马肯定手到擒来。

    “说实话,不可能。”伯纳很冷静地摇摇头,“你们不要搞盲目个人崇拜好不好,飞行是很消耗体力的,怎么可能半个月都不落地。而且今天都第八天了,不还是没见什么进展?”

    “其实有可能,高阶风系巨龙能依靠对元素的精准操控,做到‘云海为家,眠于风中’,区区半个月对它们来讲不算什么。”尼赫鲁看着眼热,也摇头晃脑跑过来,主动参与进讨论中,试图以此显摆自己的渊博。

    “说得好,尼赫鲁,那么现在要怎样才能找到一条风系巨龙呢?”伯纳冷眼看着他。

    “我只是论证一种可能性存在与否而已,至于能不能实现,那是另外一个问题。”狗头人萨满翻了个白眼,很不屑。

    他很怕高山堡领主不假,因为那家伙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总让尼赫鲁觉得心惊肉跳,仿佛面对天敌一般。

    但其他人可没法让尊贵的萨满畏惧,元素使用者的自豪让他在面对凡人时永远信心满满。

    “那除了风龙呢?”冈瑟急不可耐地问道。

    “应该没了吧。”尼赫鲁捻着下巴上的胡须,明明不太清楚,还是硬撑着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