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卖军火(第1/3页)
    感谢书友夜独醉兄弟的捧场。

    感谢多崎作、sweetlan124兄弟的月票,船多谢。

    ~~

    “嘿嘿,军师,你这真是神了。竟然真的摸到了这徐长青的心思,我算是服了啊……”

    在官厅附近一家小旅店下榻的潘独鳌和李定国,一得到消息,晚饭都来不及吃,急急便是朝官厅这边赶。

    路上,李定国忍不住对潘独鳌伸出了大拇指,满眼都是崇拜。

    潘独鳌也颇为受用,心道:“海城侯爷给面子啊,若是不然,这事情还真有点不好玩了……”

    面上却是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呵呵,潘军师,李将军,今日客人比较多,若有怠慢之处,还请两位贵客海涵那。”

    官厅内,徐长青亲自迎接他们。

    “侯爷,您太客气了……”

    两人忙恭敬行礼,这才是进了门。

    后厨早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酒菜,简单聊了几句,便是流水线般端了上来。

    潘独鳌是文人,家底也不错,心里虽有些吃惊这酒宴的丰盛程度,面上至少还能维持住。

    李定国这边有点尬了,脑筋都有点不好使,直勾勾的看着满桌丰盛的酒菜,下意识的吞咽着口水。

    饶他是张献忠的义子,独领一军,身份尊崇,可,这几年他们在蜀地瞎比折腾,蜀地人口早已经十不存一,士绅们根本不认他们,他李定国活了这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等规模的酒菜,简直完打碎了他的认知。

    从没想到,这世上,饭菜还能做的这么精致……

    徐长青区区一个侯爷都如此,那,真正皇帝老儿该是何等规模?

    “呵呵,来来来,相逢便是缘,潘军师,张将军,咱们先喝几杯再说话。”

    徐长青自是看出两人没吃饭,直接招呼两人大快朵颐。

    酒是个好东西。

    尤其是海城老窖,不多时便是让潘独鳌和李定国都有了不少酒意,也逐渐放开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潘独鳌怕喝多了说胡话,不敢再多喝,小心说出了来意,正是朝廷对秦良玉的封赏,让张献忠非常警惕。

    徐长青此时已经将事情掌握的差不多了,也有些佩服张献忠的敏锐。

    这个‘黄须儿’,无怪乎能走到此时,的确是有他的独特之处。

    秦家和马家此时其实已经很扑街,只有石柱那巴掌大点的地方,依靠地形险要,拼死立守,却是并没有几分进攻能力。

    但秦良玉的威名不是盖的!

    她在蜀地、包括云贵的汉人和少数民族中威望都很高。

    前文说过,秦家和马家的示弱,核心点是浑河之战的失利,导致族中精锐损失极大,说‘一代人’都不为过。

    但这只是起点。

    后面,秦良玉进京时,崇祯皇帝虽是又写诗夸赞,又努力招待,然而,他本身穷的都打补丁了,一文子鸟毛都没有,也就只能做做这种面子活。

    朝廷对秦家和马家逐渐示弱了对他们的支持,再加之秦良玉年纪大了,许多事情力不从心,后辈人又没有出类拔萃,能继承她衣钵的,这才是核心原因。

    此时,如果秦良玉有了朝廷的支持,振臂一挥之下,那种效用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献忠因此睡不着也就正常了。

    “那军师的意思是……”

    徐长青待潘独鳌说完,故作思虑,看向他的眼睛。

    “额,呵呵……”

    潘独鳌略有干涩的一笑:“侯爷,这从何说起呢。我家大王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想跟以前一样,咱们维持这种局面,不然,难免要发生冲突,大家都不愉快……”

    徐长青哈哈大笑,“军师的意思,是想我帮着克扣白杆兵的粮饷吗?”

    “这……”

    潘独鳌没想到徐长青会把话这的这么直白,一时闹了个大红脸,尬在当场。

    徐长青不理会他,转而看向李定国道:“张将军,你觉得,此事当如何处置?”

    “……”

    李定国此时还在埋头大吃,桌上的菜都被他一个人解决掉大半了,居然跟将将开胃的小菜一般,便是徐长青都有点无言。

    这位爷在富饶的蜀地,怎就搞成这个模样了?

    不过李定国和潘独鳌的行踪都在徐长青的监视之中,徐长青非常明白,这位爷,他的底子,绝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呆萌’。

    须知。

    在这个时代,普天下众人,恐没几人,能比献贼张献忠的性子更为叵测了。

    李定国能伺候在张献忠身边,并且能深得他的信任,岂能是简单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