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偷窥(第1/2页)
    第二日清晨,云衣起身洗漱后,被顾远亭拖着在王府四处转悠。转到演武场,听见里面传来打斗的声音。

    他们进去一看,穆重山正和陈季楠在广场中练刀。

    上次见到穆重山使刀,是在天屏山脚。彼时穆重山同时中了火凤花毒和黑蝰刀毒,手脚无力,动作迟缓。今日云衣才见着名震天下,与逐日剑法齐名的镇魔刀法的真正威力。

    只见穆重山的昆吾刀匹练也似,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劈向陈季楠,带出沉肃的呼啸声,震人心魂。刀光如雪,刀刀紧跟,直斩得陈季楠无招架之力。看得云衣心驰神往,热血沸腾。

    又是几十招过后,陈季楠的刀被劈飞出去。

    陈季楠抹了下额上的汗水,喘息了两下,抱拳说:“属下惭愧,实在不是王爷对手。纵然王爷只用了六七分力,属下也抵不了多久。”

    穆重山赤着上身,高大的身体肌肉虬结,没有半分赘肉,身形极为健硕优美,仿佛蕴藏着无限力量。和满身汗水的陈季楠相比,穆重山似乎刚只是热身,并未出多少汗。

    穆重山已经看到云衣他们进来。他笑着大踏步走了过去,问他们晚上休息得好不好。

    穆重山赤膊的上身还带着热气,靠近后,云衣感受到了满满的雄性王者的气息。不知为何,这让从小与男人打惯交道的云衣也感到了那么一点点窘迫。

    云衣稳住心绪,朗声笑道:“王爷的刀法果然精妙,看得我向往不已,也想亲身试试这刀法的威力。不过不才的剑法无法与王爷的刀法相提并论,还请王爷不吝赐教,刀下留情。”

    穆重山哈哈大笑:“季楠败退,我正愁没人对招。听闻尹兄弟的剑法也很是不错,只可惜那日我昏了过去,未曾得见尹兄弟的身手,一直引以为憾。今日终于可以弥补这个缺憾了!”

    云衣大喜,也懒得去芷兰殿取月华剑,直接向旁边侍从那里要了一把剑,就向穆重山杀去。

    云衣使的是孟家家传的剑法。孟岳峙凭自己的真本事一步步走上高位,武艺自是不差。云衣虽是女子,自小随父习武,也有父亲的七八分的本事,一口剑使得花团锦簇,水泼不进。

    穆重山得了好对手,精神大振,揉身上前与云衣厮杀在一起。

    两人杀了上百个回合。虽然穆重山已经收了力度,云衣还是败下了阵来。

    与这等绝世高手过招,云衣精神振奋,大呼痛快,心中只可惜不能使出逐日剑法与镇魔刀法一决高下。

    云衣自是可惜,穆重山却更是惊讶,没想到这个偶遇的小兄弟身手居然这么好,一看就是受过名家指点,和陈季楠都不遑相让。

    他走近云衣,钦佩地看着她,看着看着,注意力却歪了。

    云衣身体活动开后,双颊生晕,唇色殷红,眼睛晶亮,衬在细腻如白瓷的脸上,真如画一般好看,鼻尖上还凝着很多细碎的晶莹的汗珠。靠近云衣,穆重山还闻到了一股因运动过而愈发明显的女子气息。

    穆重山眼睛有点发直,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穆重山看见云衣在奇怪地看他,忽然发觉自己有点失态,讪讪笑笑,摸了摸头,说:“尹兄弟的身手相当不错,已经算得上是一流高手!尹兄弟有兴趣的话,欢迎多来和我切磋切磋。现下时辰不早了,不若我们换身衣衫一起用早膳吧。”

    云衣答应,行了一礼便要回去。刚转身,却见许知秋站在演武场门口正看着她。

    看到云衣过来,许知秋嫣然一笑,向云衣施了一礼,便带云衣回芷兰殿擦身更衣去了。

    这一日穆重山派了手下陪伴云衣等人游览荥阳城,自己则留在王府处理辖下事务及入京朝贺的事宜。本来上京时间尚早,尽可缓缓而来。因着要陪云衣提早上京,诸多事宜要压在两天内解决,穆重山直忙得脚不沾地,顾不上陪伴云衣。这个任务便落在了顾远亭身上。

    顾远亭性子跳脱幽默,有他陪伴,云衣沉重郁结的心情好了很多。只是他有点话痨,总是东问西问,倒是让云衣左抵右挡,招架不住,险些说漏了些什么。

    因着白天逛出了汗,晚间云衣便让许知秋安排人准备洗浴用品。

    云衣因是女扮男装,怕被人发现,所以不愿有人在旁伺候,从来的那日起,洗浴时都是将侍女都打发走,殿内只留自己一个人。

    云衣将侍女都打发走后,走到浴桶旁,开始脱衣。

    此时时间已经不早,夜幕深沉。殿外虽有宫灯照明,但也有大片大片照不到的暗处,风过时,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摇晃的暗影间,一个身影悄悄摄到了窗前,无声无息地戳破窗户纸,往里看去。

    更远处,还有一个身影,躲在暗处,悄悄地看着这一幕。

    云衣打散了头发,脱了外衣,正要解裹胸的白布,武者的敏锐感觉让她察觉到不对。